那一年,他離開女兒國。她在城頭似哭似笑,當著百官的面,對著他的背影大喊「唐玄奘,下輩子娶我可好?」。夕陽下,袈裟衣騎白馬。風沙漫天看不見他的表情。僧人不語,只餘風聲喧囂。這一年。他圓寂。千佛誦經,萬眾朝宗。他走時候卻只笑著留下一句莫名奇妙的「好!」。 ​​​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