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裡有許多老件。

讀書區的破沙發從上海老傢具店買來,運到家中,沙發皮數十年沒換過,是手工原件,每一個布釘,都是匠人一顆顆釘上去,皮經年已經有破痕,但因為這樣有了人味。

曾經誰坐著它讀書呢?讀的可是我愛的布魯斯特?

回憶似水流年,那些破敗的痕迹,如同我額頭上的疤,即便科學發達早可以抹去,但那是我摔落地時父親抱著我去醫院的記憶,是我對父親僅有的幾個畫面。

我要留住,那讓我知道我有父親,而且愛我。

米粒的餐椅從佛羅里達寄來,老件的木頭被漆上淡淡的粉色,留一些做舊斑痕,刻意剝落的油漆,有一種溫柔的歲月感,比起簇新發亮,啞光更讓我喜愛。

這個家,沒有對稱的傢具,沒有配套的沙發,沒有固定的擺放,沒有絕對的美感。

但它是我一手一手布置,給我愛的人居住的所在。

等米粒爸回來,就可以在這裏看劇本,一邊和米粒玩。

米粒爸爸,你一定很想念米粒了吧。

今天也依然笑的見牙不見眼的米粒,請你放心工作吧。

[鮮花]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