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全球終端市場需求嚴重萎縮——惹的禍】……靠賣房繼續支柱經濟,這種「穩增長」前途更渺茫,經濟軟著陸是趨勢與周期的必然,你硬挺、舉杠鈴,最後只能硬著陸!
轉載:《7月金融數據大跳水 新增居民房貸挑大樑》
央行12日公布的7月金融數據和社會融資數據大幅低於市場預期。除廣義貨幣(M2)增速繼續超預期下滑外,當月新增信貸更是大幅跳水,同比和環比分別大降1.01萬億元和9164億元。
  居民加槓桿存隱憂
  7月金融數據中最搶眼的還是新增人民幣貸款,尤其是以住房按揭貸款為主的居民中長期貸款依舊發揮了新增貸款"主力軍"作用。更誇張的是,當月居民中長期貸款新增規模甚至超過了總的人民幣新增信貸規模。
  數據顯示,7月人民幣貸款增加4636億元,分部門看,住戶部門貸款增加4575億元,其中,短期貸款減少197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4773億元。可以說,當月居民新增房貸代替了企業部門的新增貸款需求,成為拉動新增貸款的唯一決定性力量。當月非金融企業及機關團體貸款不增反降,減少規模達26億元,其中,短期貸款減少2011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1514億元,票據融資增加276億元;非銀行業金融機構貸款增加55億元。
  業內普遍分析認為,居民中長期貸款增長與房地產銷售增速相對較高有關,也反映了在資產荒的背景下,銀行不得不加大對居民住房按揭貸款的投入。但以新增房貸大規模增長為代表的居民加槓桿實則隱患不小,海通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姜超認為,居民房貸收入比可以更準確的刻畫居民償付房貸的能力,美國、日本房貸收入比的起伏與地產泡沫的生滅同步進行。目前中國居民房貸收入比0.46,已超過日本房產泡沫時期的水平,若按現有速度擴張,則將在5年內達到美國次貸危機前的歷史高點。此外,上半年中國新增房貸/GDP高達6.4%,不僅遠超日本歷史高點(3.0%),也接近美國歷史峰值(8.0%)。這都意味著居民購房邊際槓桿率或已接近極限。
  "居民加槓桿,是危險的'遊戲'。中國居民負債率或被低估,中國房貸高增長不可持續,邊際槓桿已接近極限,地產泡沫值得警惕。"姜超稱。
  一位不願具名的經濟學家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明年中國的經濟增長將面臨更大挑戰。從今年上半年的經濟增長情況看,6.7%的GDP增速主要依靠房地產和基建拉動,但資金都湧向居民住房貸款並進一步推升房價是危險且不長久的,目前房地產投資和基建投資增速也都開始出現下滑,今年四季度以後的經濟走勢不容樂觀。
  穩投資至關重要
  與居民房貸"挑大樑"形成顯明對比的,是實體企業的融資需求依舊慘淡。7月企業部門貸款竟減少26億元,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認為,企業部門貸款減少,一是因為當月狹義貨幣(M1)同比增長25.4%,為連續5個月保持快速增長,從總體看企業資金比較充裕;二是受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持續下滑的影響,企業部門融資需求也在下降。
  M1增速的繼續增長,與M2增速的下滑,使得M1與M2增速"剪刀差"繼續擴大,表明企業資金"淤積"在銀行賬戶、持幣待投資的現象依舊嚴重。其中7月M2同比增長10.2%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去年同期低1.6個和3.1個百分點;M1同比增長25.4%,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去年同期高0.8個和18.8個百分點。
  央行方面此前曾表示,由於應對去年年中股市波動使當時M2基數大幅抬高,因此未來幾個月M2同比增速可能還會有比較明顯的下降。當然,這主要也是基數效應在干擾同比數據,並不代表真實的增速,隨著基數效應逐步消失,M2增速將回歸正常。
  不少業內人士認為,下一階段,穩定投資、特別是基礎設施投資對下半年經濟平穩運行至關重要。莫尼塔宏觀研究主管鍾正生稱,穩增長重任依然需要基建投資來擔,7月我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同比增速僅為0.3%,直接導致了基建投資的大幅下滑;當月貨幣金融數據萎縮,亦說明金融對經濟的支持效應不足。後期,財政政策還需進一步發力,貨幣政策也需進一步配合,以避免基建滑坡現象的再度重演。目前的宏觀調控,或許已經呈現出太過"無為而治"的跡象。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