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後退!

2014年3月23日,學生衝進行政院的那個晚上,我也在政院廣場。

擋不住蜂擁而入的學生,一名員警不停吹哨「嗶~嗶~嗶~」,不管他再怎麼吹,仍擋不住繼續跳窗進院的人潮。我記得,那時學生們大喊:「警察後退!警察後退!」,那晚的學生很亢奮,警察很緊繃;學生們沒有散,警察也沒退後,一直僵持到天亮。

為什麼要警察後退?

當時的學運領袖拿著麥克風說,他知道警察其實也不想抵抗正義的學生,也不想幫著馬英九賣台,所以勸警察不如後退,放下盾牌,不要對自己的人民暴力相對。

三年過去了,警察還是警察,警察始終沒有後退。

為了年金改革法案要闖關,「立法院」變成了「蛇籠院」。

太陽花那時的立院圍牆還能翻,現在有鐵釘刺,有高牆,有紅外線攝影機,還有銳利的刀片式蛇籠,誰敢越雷池一步?必定片體鱗傷,流血收場。

現在的立法院,是闖不了了。但當年民眾闖入的時候,民進黨政府,蔡英文主席,是怎麼說的?

學生闖入立院的當晚,蔡英文就親自到議場門口靜坐聲援;之後闖政院,她也到場支持,直到灑水車出動前離開;連反課綱衝教育部,蔡英文都沒缺席,她到教育部現場,與學生排排坐,溫柔說了聲:「辛苦了」!

這個這麼支持「民意展現」,大膽「衝撞公署」在所不惜的政黨,現在執政了,怎麼居然原地向後轉,翻臉不認人?把立院、政院、總統府、總統官邸,通通用蛇籠拒馬團團圍住,圍得水洩不通?

這合理嗎?說得通嗎?

媒體詢問行政院長林全,為什麼要搞得層層拒馬,有如戒嚴?林全回答:「維安部分,我想我們充分授權給維安人員來處理,我想我作為行政院長,我們關心政策的執行;維安的部分就完全交給他們,也授權他們處理」。

林全推得乾乾淨淨,好像警察要用蛇籠對付人民,全與他無關,問題是2009年當前總統馬英九打算開放美牛進口台灣的時候,也因為警方出動了刀片式蛇籠,引來當時的民進黨發言人蔡其昌(現任立法院副院長),公開要求馬前總統約束警力,他說:

「人民上街抗議不是暴民行為,而是合法抒發人民的不滿聲音,警方面對不同的群眾運動應該有不同的勤務規畫,不能將群眾視為暴民,這樣會激起群眾更大的反彈與不滿」。

今天早上,蔡其昌副院長也因為層層拒馬,被迫提前下車,穿著西裝徒步走過蛇籠 。

看著這些過去他所批評的,把人民視為暴民的蛇籠,內心有沒有一點感覺?說好的「最會溝通的政府」,到哪裡去了?

去年勝選總統之後,蔡英文總統當選人曾說:

「民進黨的文化是,第一次如果聽不見,可以大聲講第二次,若第二次還是聽不見,你可以拍桌子」。她說要把這個文化帶進新政府,因為聲音大,人家才聽得清楚。

現在有一群民眾不滿年改,因為得不到滿意的溝通,聲音大了;不只聲音大,也想拍桌了;不只想拍桌,甚至還想翻牆了。然後最會溝通的政府選擇「不溝通」,拉起刀片式蛇籠,不理抗議,好膽你就來。

文章寫到這裡,我並非反對年金改革者。

先前曾多次論述提到,這是嚴峻的國家財政問題,全國人民的確必須共體時艱,共同面對。我所不能接受的,並不是民進黨決定「強闖年改」,因為既然民進黨有本事靠著選舉贏得執政,選後說到做到,無可厚非。

我質疑的,是民進黨的昨是今非與缺乏自信。

眼前的這個政府,嚴重缺乏代議制度足以傳達民意的自信,所以不敢靠著國會運作,讓民眾信任且信服。不但沒自信讓民眾接受,甚至反而濫用警力,阻隔人民,也阻斷了民意。

在野時,喊民權;執政後,築高牆。

原來民進黨和國民黨一樣害怕民意翻牆而入,原來民進黨與國民黨一樣,需要警察來擋。

說好的「警察後退」呢?

儘管朝野藍綠輪替,執政者永遠不會讓警察真的後退。當年高喊「警察後退」的年輕朋友們,也許此刻,你們總算也能有點明白。

暐瀚 2017-4-19 de 台北

http://t.cn/RXJOJN6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