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打了柯P?

今天早上立法院首次要審查年金改革法案,場內場外,全鬧翻了。

不只蛇籠拒馬,史上最多;官員立委被推被打的,也是史上最多。反對年金改革法案者,會對執政黨立委「心中有氣」,這我還稍微能懂「為什麼」?但台北市長柯文哲不是立委,根本與「修法」無關,而且他是無黨籍,並非民進黨籍,抗議者上午一看到柯P出現,就立刻猛推猛打,所為何來?

是打身體健康的嗎?

事實上,一堆縣市長會選在這麼「鐵幕重重」的敏感時刻趕赴立院,為的根本不是年金,而是行政院前瞻計畫的公聽會。柯P才一下車,遠遠就聽到有抗議民眾高喊:「是柯P」!緊接著,一群男子靠近叫囂,短短幾秒鐘之內,形成兩個混亂集團的相互推擠,我很清楚地聽到那位負責保護柯文哲市長的便衣警察,看到嗆聲者的第一句是說:「學長,不要這樣啦」!

是因為抗議者,真是退休警官(或警員)?所以現任警力不敢,也不好意思強行驅離?還是這群反年改的抗議者們,剛好都身負絕技?不論丟水瓶,拚推擠,還是鎖喉反扣,全都超上手?上午的立院猶如「飢餓遊戲」、「叢林大屠殺」,想進立法院?先過「木人巷」。

政治的看法,在台灣,從來都是極為分歧的。

然而,政治看法可以不同,做人道理不能沒有。因為討厭一個法案,或說誓死都想反對一個法案,你就走上街頭去打人、推人、拿水瓶丟別人的頭?發洩完情緒,使用完體力之後,你究竟得到了甚麼?

使用暴力就是不對,使用暴力我就不會支持。

不要再說甚麼「那太陽花的時候,學生對警察有客氣過嗎」?這樣的話。對的,就對;不對的,就是不對。不能因為別人闖了紅燈,自己違規停車,就會變得合理。

暴力行動,永遠不會變成合理。一旦暴力,就失去說理的空間;一旦暴力,那就是戰爭。

我反對蔡政府過去批評蛇籠拒馬,現在自己卻設蛇籠拒馬,兩套標準,昨是今非;但我同樣反對面對異議者時,不分青紅皂白,暴力相向,拳打腳踢。

其實上次世大運代言跑步摔倒之後,柯文哲胸口的疼痛一直還沒痊癒,因為怕爸媽會擔心,總說:「沒事沒事」!上午又挨了這幾拳之後,胸口隱隱作痛,柯文哲手扶左胸,表情有點痛苦,坐在立院的椅子上,反覆觸碰檢測,。

儘管被打,儘管隱隱作痛,柯P並沒有帶著情緒出席前瞻公聽會,他上台為北市爭取預算,侃侃而談。下了台,還跟堵訪記者談笑風聲,說一早肚子也被打了好幾拳。

看他說的雲淡風輕,我原本還想是不是開玩笑?

後來我看了他下車遭毆的畫面,看了那個在椅子上疼痛檢測的市長,我很驚訝,這個人被打了,卻沒有太多負面情緒,一時之間,百感交集。

你可以討厭柯P,你可以不認同柯P,但誰說你可以打柯P?

柯P不該被打、徐永明不該被打、王定宇不該被打、鄭文燦不該被打、魏明谷也不該被打,事實上根本沒有一個人應該被打。

別再說那個誰誰誰,也曾經打過誰了?因為我們總是可以選擇做自己,而不是那個誰誰誰?

暐瀚 2017-4-19 de 台北

http://t.cn/RX6JQbT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