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一分瑩

最近常有時空錯置之感。

明明半年前的文章,怎麼突然臉書又跳出來,然後一路往下讀,還以為看到的是才剛發生的事?

一樣也是瑩,也是一分瑩,半年前,半年後,一樣的老掉牙戲碼,再次上演。

重點不是誰比誰更愛台灣,重點是,當初我罵你的「黑箱」、「違反民主程序」,現在換我當家了,我管你個老木,木頭的木。

是說「木雖已成舟」,居然還能重新開花結果?

邱議瑩剛剛臉書坦承議事過程不周全,八年8800一的前瞻計畫,下周一,又要退回立院重審了。

一整個無限輪迴。我的老天~鵝!

暐瀚 2017-4-27 de 台北

================

一分瑩、台灣贏? (2016-10-5)

全面政黨輪替之後,台灣真的更進步了。

過去「三十秒」的東西,現在得花整整「一分鐘」,才搞得定,這是比過去「進步整整一倍」的證明。

吵了又吵的「勞基法」修正案,今天在立法院完成初審。不過完成初審的時間,只有短短一分鐘,沒有實質審查,沒有公聽會,沒有廣納社會意見。只有被民進黨立委團團包圍,或者說層層保護的衛環委員會召委陳瑩,對著麥克風,狂唸一分鐘。

唸完之後,主席陳瑩詢問:「現已宣讀完畢,請問有無異議」?

群擠在主席台前,身穿藍色Polo衫的國民黨立委們,狂叫:「有異議、反對、會議無效」!

不過陳瑩好像沒有聽到,她繼續宣讀:「現在停止詢答、停止討論」。七個版本的勞基法修正案,就在一陣混亂中,送出委員會,交付政黨協商,之後案子到院會,若仍無共識,就強行表決。

為什麼不審查?為什麼不詢答?為什麼宣讀之後直接送出委員會?為什麼明明現場有異議,主席還是強行送出?事後記者問陳瑩,她的回答是:「現場非常混亂吵雜,她沒有聽見異議」。

94狂。

就算陳瑩真的耳朵不好使,真沒聽到現場「異議」好了。耳朵沒聽到,眼睛也總看到了,滿滿的抗議牌舉成這樣,陳瑩居然會說,不知道現場有人有「異議」?

2014年立法院審查兩岸服貿協議時,當時的內政委員會國民黨籍前召委張慶忠,也曾因為只用「半分鐘」時間,就把服貿協議送出委員會,被民進黨立委痛批是「半分忠」;這個「半分忠事件」後來直接引爆太陽花學運,造成國民黨往後兩年的大小選舉,接連慘敗。

當年的國民黨是多數,當時的民進黨反對力道很強。於是當年的國民黨,就靠著人數的優勢,想把服貿強行送出「委員會」,到院會去「直接表決」。

一個「半分忠」,一個「一分瑩」,兩個人的做法,不是很像,而是一模一樣。

面對各界的批評,陳瑩很委屈,她說她是清晨五點就到了委員會,而且她不像張慶忠躲在廁所邊自備小蜜蜂宣布,她是堂堂正正的坐在主席台,用會議室的麥克風宣讀的。

陳瑩強調她是合法合程序,跟「半分忠」完全不同。

所以原來當年太陽花學運反的,只是因為麥克風變小蜜蜂?主席台變廁所邊?不是反「沒有實質審查」?只是場地設備不太對的問題?

重點根本不在於場地與設備,重點在於開會的程序。

民主政治,人民參與,遇到敏感且爭議的法案時,得開公聽會,蒐集民意,實質審查,讓民眾徹底了解利弊得失之後,再由委任的民代,進行表決。

上午的委員會,九點開會,九點十六就散會,過程沒有詢答,沒有實質審查。民進黨立委吳秉叡說:「原本也有準備要好好開會,是因為國民黨鬧場,不得已才這樣把法案送出委員會」。

如果真有要好好開會,就不用前一天晚上先「佔道館」,主席陳瑩也不用清晨五點多就坐鎮立院,這就是一場「強行送出委員會」的戲,跟當年「半分忠」,一模一樣的戲。

搞了半天,換人換黨「強行通過」,重大法案,依舊無法審查。如果「強送院會」真的是這麼十惡不赦的事情,完全執政的民進黨,為什麼要做出跟國民黨一模一樣的事呢?

這一天,「一分瑩」是贏了,但台灣,並沒有贏。

http://t.cn/RXnbxW6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