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是一種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輝,一種圓潤而不膩耳的音響,一種不再需要對別人察言觀色的,一種終於停止向周圍申訴求告的大氣,一種不理會哄鬧的微笑,一種洗刷了偏激的冷漠,一種無需聲張的厚實,一種能夠看得很圓卻又並不陡峭的高度。

不要因為害怕被別人誤會而等待理解,現在生活各自獨立,萬象共存。東家的柳樹矮一點兒,不必向路人解釋本來有長高的可能,西家的槐樹高一點兒,也不必向鄰居說明自己並沒有獨佔風水的企圖。

一件新事,大家立即理解,那就不是新事;出一個高招,大家又立刻理解,那也不是高招。沒有爭議的行為,肯定不是創造,沒有爭議的人物,肯定不是創造者。任何真正的創造者都是對原有模式的背離,對社會適應的突破,對民眾習慣的挑戰。如果眼巴巴地指望眾人理解,創造的純粹性必然會大大降低,平庸正在前面招手。
回想一下,我們一生所做的比較像樣的大事,連父母也未必能深刻理解。父母締造了我們卻理解不了我們,這便是進化。

人生不光要做加法,在人際交往中,經常減肥,排毒,才會輕輕鬆鬆地走以後的路,我們周圍很多人,實在是被越積越后的人際關係脂肪層都塞住了,大家都能聽到他們既滿足有疲憊的喘息聲。

嚮往峰顛,嚮往高度,結果峰顛只是一道剛能立足的狹地。不能橫行,只能直走,只享一時俯視之樂,怎可長久駐足安坐?上已無路,下又艱難,我感到從未有過的孤獨與惶恐。世間真正溫煦的美色,都熨帖著大地,潛伏在深谷。君臨萬物的高度,到頭來構成了自我嘲弄。我已看出了它的飢謔,於是急急地來試探下山的陡坡,人生真是艱難,不上高峰發現不了什麼,上了高峰抓住不了什麼。看來,註定要不斷地上坡下坡。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