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不是只談錢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親自去過台灣22個友邦。(現在已剩21個)

有人說他們小,甚至嘲笑他們黑,但是,在我眼裡,不管他們小不小?黑不黑?他們都是我的朋友,我永遠真心相待。

記得第一次踏上友邦領土,看到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迎風飄揚;聽到中華民國的國歌,大聲高唱。我的淚水,是如此的滾燙。

怎能不滾燙?

2004年我去雅典採訪奧運,當場館因為朱木炎與陳詩欣跆拳奪金,而升起「中華奧會旗」,響起「中華奧會歌」(國旗歌改編)的那一刻,台灣多少人跟著落淚。看到奧會旗,就那麼感動,在他鄉異地看到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的那種感覺,大家曾經體會過嗎?

再怎麼「虛情假意」好了。

他們是友邦,是把你當成「阿米哥」(西班牙文朋友的意思)的國家。在他家,你可以用自己的名字,可以唱自己的歌,揮舞自己的國旗。不管他們圖的是錢?是農業技術?還是台灣的醫術?他們需要我們,而我們也無私奉獻。

這就是過去幾年,台灣與友邦交往的狀況。

有錢,有援助,更有一份說不出的感情。

然而,不可諱言的,在台灣的21個友邦中,大部分都不是「大國」,人口都不多。

南太平洋六友邦:吐瓦魯,1萬;諾魯,1萬;帛琉,1.7萬;馬紹爾群島,7萬;吉里巴斯,10萬,就算是南太友邦人口最多的索羅門群島,也才57萬。

另外中美洲三聖,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5萬;聖文森,10萬;聖露西亞,16萬。還有中美洲貝里斯,34萬。歐洲教廷,不到一千人。

這11個邦交國,人口全都低於斐濟的85萬。

然後你說「斐濟人口只有85萬,只是個小國」?這話聽在我們這11個友邦的耳裡,會是甚麼感覺?

所以,當那天我聽到外交部次長,居然在立院那樣一再「脫口而出」時,我是憤怒的。

雖然憤怒,我理解到,他或許並無惡意,只是被立委一問,一時心急。急著想告訴國人,這個國家離開台灣,影響不大,急著想幫外交上可能的缺失,做出切割。

斐濟要走,沒人真的怪你啊!你切割什麼?斐濟要走,不是大錯,但公開說任何國家「只是小國,人口才85萬」,那就是失言!而且是嚴重失言。

按此邏輯,只要人口比台灣還多的國家,是不是都可以理直氣壯的看輕台灣?對岸人口13億7千萬人,是台灣的60倍!那他們是不是也可以用:「台灣只是個小國,能力有限」,這樣的態度,來面對兩岸所有的問題?

這麼多年來,台灣人都討厭中共用「人多、財大」的國力,來擠壓台灣,那現在我們的外交部次長,說某國「只是小國」,網路上卻一堆人說無所謂,這又是什麼邏輯?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網路上很多反駁我的批評,認為當天外交部次長「並未失言」的留言,我都看到了。我尊重你們的意見,也請理解我對此事,有很堅定的看法。

事實上我寫文章的目的,是提醒政府別再犯這樣沒必要的錯誤,並未針對「次長」個人,大肆批評,我甚至沒有寫出他的名字。

錯了就是錯了,無須再辯。

分手不出惡言,儘管國際形勢如此現實,我們可以「有品」,可以「瀟灑轉身」,可以留給對方「絲絲的回憶」。國際情勢瞬息萬變,大家怎麼知道幾年之後,斐濟又會不會有回頭與我重修關係的時候?

既然如此,現在刻意留下這個「分手創口」,做什麼呢?

想怎麼被待,先那麼待人。儘管台灣的國際地位嚴峻,但交朋友的辦法,絕對不只有錢。

那年我去非洲布吉納法索,看到物資極度缺乏的小朋友們,靠著台灣捐贈的「一盞燈」,讀書識字。這些孩子中,或許有幾人,將來會學有成就,也許爭取到台灣唸大學、讀軍校(我們與友邦合作計畫),而有朝一日,等他們回國當了政府的重要官員時,他對台灣,會是什麼感覺?

一個從小給他機會,提供資源,讓他學習,成長相伴的「第二故鄉」,台灣等於也是他的家,這樣的國家,他還能不親?還能不愛?還捨得傷害嗎?

以誠待人,終有回報。外交不是只談錢。

一時的口誤,謹記在心就好,千萬別誤信鄉民們的「這無所謂」。辦外交,一字一句,一言一行,永遠都很有所謂。

暐瀚 2017-5-19 de 台北

http://t.cn/RaEndNG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