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侯爺Kamal 《時間的玫瑰》序言中一再說@但斌 總是一個理想主義者,我覺得這個定位和說法完全錯誤,我覺得但總是真正的現實主義者,他立足中國,在中國的現實中尋找真正有價值的東西,怎麼成理想主義者了?反而我覺得作序的人是不立足實際的空想主義者……也許是但總的朋友,但我不以為然;@西域侯爺Kamal 我們成長的歲月與時代,精神、激情與理想迸發著燃燒著……當然也閃耀著自由、人性與理性的光芒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