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眼財經# 【加國地產債務危機爆發,家庭傾家蕩產的?】最近,加拿大的債務危機到了風口浪尖,六月初,根據彭博社的報道,加拿大的債務問題已經成為了一列失控的列車,無論採用什麼樣的手段進行冷卻,並且從2011年以來一直警告債務負擔不可持續,然而並沒有什麼真正的用處。

數據顯示,截至4月底,加拿大家庭的未償還債務總額達到2.025萬億美元,較去年同期增加1047億美元,增幅達5.5%,僅今年前四個月就增加了200億美元。其中,住房抵押貸款構成了債務增長的絕大部分。加拿大家庭的住房債務總額達到1.454萬億美元,較去年同期增加6.1%,占家庭負債總額的71.8%。

此前的數據顯示,加拿大4月新屋平均售價為每套751881加元(約合559123美元),而美國4月新屋平均售價為每套495271加元(約合368300美元),意味著加拿大新屋平均售價比美國高出51.8%。這也就難怪加拿大住房債務在家庭債務總額中所佔比例之高了。 一、風口浪尖加拿大發生了什麼?

瀚哥看著加拿大的數據其實是一陣膽戰心驚,去年瀚哥寫美國2008年金融危機對於我們啟示的時候就曾經寫過,房地產不是問題的關鍵,問題在於債務。因為,如果從單純自住的角度考慮,房地產價格無論是漲是跌,對於大家的生活都難以產生較大的影響,居住用房代表的是居住屬性,所以它不能被稱之為商品。舉例來說,如果你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並且你也在裏面居住,房價上漲你也不會把房子賣了去換錢,房價下跌也不會對你的生活產生太大的影響。

但是,如果是房子+債務,那麼問題恐怕就沒有那麼簡單了,如果大多數人都是通過住房抵押貸款獲得的房子的話,在房價上漲的時候,由於住房具有充足的抵押價值,所以不會對於大家的生活產生什麼樣的影響,但是一旦房地產的價格出現下降的話,大家在銀行的房地產抵押不足的時候,這種抵押債務就會存在巨大的風險,當一個家庭的房地產抵押負債和消費負債達到一定規模並且超過家庭的承受範圍的時候,家庭的風險就會快速上升,從而讓家庭出現嚴重的債務危機,加拿大現在碰到的就是這樣的問題。 二、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嗎?

看著加拿大遇到的巨大問題,對於我們自己而言其實也是一種警示,著名管理學家弗雷德蒙德·馬利克先生在其著作《轉變》中曾經專門提出:無論是家庭還是企業,當其現階段出現負債過度的問題並不在於家庭經濟本身,而是我們所接受的消費方式過度追求短期效應的結果。對於加拿大家庭和中國家庭而言都存在這樣的問題: 一是很多人都已經成為短期投資者。

在中國,我們的老祖先留給我們的關鍵性名言就是:居安思危,思則有備。不久之前,中國還是一個儲蓄大國,大家都願意將自己的資產存進銀行,然而最近幾年一切都在發生著變化,越來越多的家庭將其儲蓄開始轉變為負債,要不是變為投資房地產的抵押貸款,要不變成分期付款的消費貸,這些債務在大家不知不覺中增加著,就問大家一個問題,大家每個月的家庭收入扣除房貸、車貸、信用卡之後還能夠剩多少? 二是有多少人意識到了自己的債務危機?

對於多數人來說,大家都沒能看清無論是房地產還是股市的繁榮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建立在債務基礎上的紙牌屋,並不可靠,想象當中的財富增值引擎也有可能是毀滅資產的發動機,因為之前資產價格在不斷上漲,所以很少有人想明白,如果資產價格下跌的時候會發生什麼?舉例來說,由於大多數人思維的短視性,大家看到的只是最近幾年或者十幾年房地產價格的不斷上漲,卻沒有人看到在相當長的歷史階段中,房地產的價格可能是處於下跌周期中的,大多數的加拿大人看到了自己房地產的價格遠超美國,再加上量化寬鬆的政策,所有人都能夠從銀行借到低息的貸款,所以大量的債務被快速的積累起來,這些債務卻在另一個層面推動了債務經濟的繁榮,這種繁榮的背後有沒有足夠的支撐,大家都沒能注意到。 三是很多人都在透支自己的消費能力。

隨著經濟全球化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人都相信了超前消費的觀念,很多人都相信我們可以用未來的錢,享受今天的生活,以房地產領域來說,一個美國老太太和中國老太太,一個貸款買房一個攢錢買房的故事相信大家都不陌生。但是,有沒有考慮過信貸雖然是一種很不錯的方式,但是負債卻是一種在透支自己未來消費能力的模式,我們總是相信自己的收入只會增長不會下降,所以放心地去負債。然而,收入真的不會下降嗎?每次金融危機之後收入下降都是假的嗎?每次產能過剩之後企業大規模裁員都是故事嗎?然而很多人都沒能看到,這種透支消費能力的行為極有可能加大家庭風險的問題。 四是對於利率的過於自信。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之後,由於世界經濟不景氣,大量的國家開始採用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這種政策讓全世界都進入了一個利率極低的時代,大家都能夠用很低的利率從銀行中借到錢,但是對於大多數家庭而言,在低利率時期可能大家都不會受到什麼影響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