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左小蕾「是時候停止IPO調控股市鬧劇論」】關於這場IPO該不該在目前A股低迷、傷痕纍纍下停止或者放慢速度的討論,是中國A股恢復以來最為激烈的。在這場討論中廣大股民參与較為廣泛,同時各路專家也悉數亮相登場。
這不,近日,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左小蕾在中新網撰文指出,一級市場IPO是企業通過資本市場直接融資的最重要渠道。但IPO被二級市場的價格漲跌所挾持,屢屢淪為穩定資本市場價格的工具。她話鋒一轉開始批判了:關於「停止IPO穩定市場」的所謂「市場聲音」缺乏對市場的常識性的認知。是時候停止IPO調控股市的鬧劇了。
看到左專家認為「'市場聲音'缺乏對市場的常識性的認知」的犀利觀點,真有必要較真一下:到底誰缺乏「對市場的常識性的認知」?
我們先看在完全市場化下的IPO註冊制遇到股市低迷或崩盤等情況下,新股發行會是怎樣的情況?在市場化的註冊制下,一旦遇到股市低迷時,市場信號就會傳遞到擬發行新股企業,擬IPO企業就會自動停止或者延期IPO。比如,在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后,華爾街股市裡企業新股發行降到了冰點。因為這些企業明白,一旦在股市低迷、投資者投資意願不強、市場需求極度虛弱情況下入市發行新股或可能入市那天就破發,結果是賠了夫人又折兵。當然,這一切都是在無形之手作用下自動自發發生的,也是由市場供求關係與市場規律決定的。
再看中國A股IPO審批制情況下(美其言核准制),是不是同樣應該敬畏市場,尊重市場規律,尊重供求關係呢?回答應該是肯定的。IPO審批制最少有兩個目的:一是保證IPO企業質量,二是控制IPO數量,這種控制數量天經地義應該尊重市場規律,敬畏供求關係,即在股市低迷時減少新股發行,在股市高漲時適度增加新股發行。無論是註冊制,還是審批制,尊重市場規律,敬畏供求關係是一致的,是殊途同歸的。
因此,在目前A股市場低迷,投資者信心受挫,需求萎靡不振時,減少新股發行或者暫緩IPO就是在審批制下對市場的尊重與敬畏,就是尊重供求關係,而不是背離供求關係。我想這個一般人都知道的基本市場常識性問題,左專家絕對心知肚明吧?
就中國A股來說,在股市低迷時減緩或者停止IPO是市場規律與供求關係的內在要求,是與市場化機制不謀而合的,也是對市場規律的尊重與敬畏。只不過,在審批制下左小蕾們出於逆反對抗性心理認為,IPO成為調控工具了。退一步說,只要尊重市場規律,IPO成為調控股市工具又有何不妥呢?市場化的註冊制下在無形之手作用下同樣無形中發揮出了這個效果。
一些專家打著尊重市場規律旗號反市場規律,做著背離市場規律,顛覆供求關係的事情,著實讓人不解與吃驚。
在IPO改革方向上,實行註冊制目標的反對聲音並不多。關鍵在於註冊制的前提條件必須率先完成,否則實行註冊制就是災難性的,將會出現註冊制市場化改革最終破壞了市場的惡果。
這些前提條件重點在於幾項制度建設必須儘快完成:嚴格的退市制度建設,造假上市公司的懲戒制度建設,對投資者的賠償制度建設,以及在目前審批制下的發審委以及委員審核失誤的過渡性擔責制度建設!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