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眼財經# 【客觀看待金融創新必須依法合規】我認為,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的唯一缺憾是對金融創新定調過低,以監管、防風險為基調、過度強調合規合法前提下的金融創新。
我們不妨觀察一下傳統意義的美國金融創新與監管。  上個世紀30年代美國發生的經濟金融大危機,1929年到1933年,美國銀行倒閉的達9108家之多,引起非常嚴重的後果。因此美國國會通過了格拉斯——斯特格爾法案(亦稱「1933年銀行法」)對銀行的業務從三個方面進行了管制。其中一項就是禁止銀行對活期存款支付利息,對其存款利率也有上限的規定。
  在上述法案通過以後,30年工夫,銀行家一直按照3-6-3規則過日子:他們對儲戶按3%付息,對借款戶按6%收息,下午3點出現在高爾夫球場上。他們和同行不用競爭,銀行也不愁沒有生意。但是到了上個世紀60年代初期,一方面工商企業對資金的需求已超過銀行的資源,另一方面儲戶由於存款利息太低而轉移到其他投資上,迫使銀行不得不設法開闢新的業務來吸收存款。
  銀行創新出的可轉讓大額定期存單就是逃避了利率上限的限制。與此同時,貨幣市場互助基金的創新工具應運而生。到了上個世紀70年代末期和80年代初期,貨幣市場互助基金吸收投資人的小額資金,用來投資于銀行的可轉讓大額定期存單、商業票據、銀行承兌匯票和國庫券等短期票證。這與餘額寶貨幣基金投資于銀行同業協議存款品種有著驚人的相似。
  上個世紀60年代到80年代初期是美國金融市場創新大爆炸階段。除了可轉讓大額定期存單、貨幣市場互助基金兩大品種外,又出現了可轉讓支付命令賬戶、個人退休金賬戶、股金匯票賬戶、電話轉賬制度、自動轉賬制度、貨幣市場存單、小儲蓄者存單、存款協定賬戶、貨幣市場存款戶、超級可轉讓支付命令賬戶等等。之所以叫這些金融工具產品為金融創新,就是其繞過了1933年銀行法特別是逃避了利率Q條例上限的限制。
  美國監管當局是如何對待上述金融創新的呢?經過長達20年的觀察期后,1980年3月,美國公布《1980年放寬對存款機構管制及貨幣控製法案》,允許全美金融機構辦理可轉讓支付命令賬戶、貨幣市場互助基金等金融創新產品;為了應對放寬后的金融風險傷及投資者和存戶,對存款保險的金額由4萬美元提高到10萬美元。1986年4月,美國最終取消了存摺儲蓄賬戶的利率上限。對於貸款利率,除住宅貸款、汽車貸款等極少數例外,也取消限制。至此,Q條例完全終結,利率市場化得以全面實現。
在美國,金融創新包括金融工具和金融產品創新,一定程度上就是對現有監管制度和法律法規的突破,就是鑽現有監管制度和法律法規的空子,就是我們所說的打擦邊球。監管部門發現金融機構創新出逃避監管制度框架的產品和業務后,總會給予金融機構創新產品以足夠的發展期和風險點暴露期,以使監管部門有足夠的觀察期特別是風險點甄別識別時間。在摸准這些創新產品和業務的風險點后,再出台相應的監管制度辦法。然後金融機構再創新,監管部門再監管,循環往複,最終使金融產品越來越豐富、金融監管制度體系越來越完善。這是個良性循環的過程。
創新包括金融創新就是對原有技術以及制度的突破,如果過度強調依規依法,那麼必然束縛創新手腳。特別是在全球金融科技、互聯網金融蓬勃發展的今天,或會出現中國金融活力不在,甚至倒退的情況!這一點必須引起關注與重視!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