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逾兩年最大單日跌幅 人民幣匯率「踩剎車」】 http://t.cn/RpiU3tH(…苦慘了 …)
#點評#:國內市場對美元預期總是追漲殺跌,想當初,2014年上半年,各財經電視欄目,磚家異口同聲說沒有要大跌,破70云云不絕於耳,可下半年美元飆升,8個月時間里漲到100!歷史還會重演嗎?不會簡單重演,但會戲劇性重演。想想2008的8、9、10月為啥飆升?如果你連歷史都不知道,只能當美元的坑軍了!然後恐慌地到上面再換裝九路軍![允悲]

據中國證券報9月12日報道,在央行宣布調整部分外匯管理政策后,9月11日,人民幣市場匯率應聲回調,在岸即期匯率創逾兩年最大單日跌幅。市場人士指出,隨著人民幣匯率重現強勢,外匯市場監管政策正重啟正常化進程,這也有助於抑制人民幣匯率短期過快升值,為匯率重回市場化雙向波動創造條件。
  
  中間價漲幅不及預期
  
  11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上調35基點,設於6.4997元,再創16個月新高,這也是該中間價自8月28日以來連續第十一日上調,創2011年初以來最長連漲紀錄,然而,當天人民幣中間價上調幅度並不及市場預期。
  
  此前一個交易日(9月8日),國際市場上美元指數遭遇五連跌,盤中刷新2015年初以來低位紀錄;境內市場上,人民幣兌美元即期詢價交易收報6.4617元,大漲355基點,夜盤23:30收報6.4890元。外匯市場人士表示,在前一日美元仍延續弱勢的情況下,11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大幅低於前市場收盤價,雖是上調,實則展現了引導匯率下調的傾向。
  
  市場猜測,這是逆周期因子在起作用。
  
  今年二季度,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價機制進一步完善,在原有「收盤價+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的報價模型中加入「逆周期因子」。央行稱,在中間價報價模型中引入「逆周期因子」,可通過校正外匯市場的順周期性,防止人民幣匯率單方面出現超調。
  
  「二季度引入逆周期因子的背景是,美元弱勢格局下,年初人民幣對美元升值遲緩,貶值預期仍較濃厚,但現在的情況不一樣了,最近人民幣升值勢頭很猛,逆周期因子正在發揮平抑人民幣單邊升值預期的作用。」市場人士表示。
  
  急調600餘點
  
  近期人民幣持續快速升值可能已引起監管層關注。央行近日下發通知,境外人民幣業務參加行在境內代理行存放存款準備金的政策從即日起取消。另宣布,從9月11日起,外匯風險準備金率也從20%調整為0。這表明,隨著人民幣恢復強勢,之前為穩定人民幣匯率預期而採取的一些管制措施正在退出。
———————————————————————————  
  聯訊證券李奇霖表示,2015年8月31日,央行下發銀髮[2015]273號文,提出要對金融機構的遠期售匯業務收取20%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當時的背景是,人民幣對美元處於貶值趨勢,貶值預期較濃,企業持匯或購匯動力較強。央行發布此項規定,間接提高了企業的遠期購匯成本,有助抑制人民幣做空與跨境套利。但人民幣在今年一直處於升值的趨勢,尤其是近期升值勢頭十分迅猛。在這樣一個背景下,央行調降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其目的在於打斷人民幣的持續升值趨勢,不讓人民幣升值預期過度膨脹。
  
  有市場機構表示,如果人民幣升值過快,可能會引發監管對匯率偏強抑制出口的擔憂,促使央行加大幹預力度,比如加大從市場購買外匯或者放鬆之前一些為穩定人民幣匯率預期而採取的管制措施。
  
  11日,人民幣市場匯率應聲下挫,在岸人民幣即期價16:30收報6.5239元,創較前收盤價大幅回調622個基點,單日貶值近1%,創下2015年8月13日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截至11日18時,離岸人民幣(CNH)最低跌297基點至6.5327元。
  
  往後看,有分析人士表示,美元弱勢格局下,人民幣對美元仍有繼續走強的可能,但在匯率政策調整及逆周期因素作用下,匯價雙向波動特徵料重新增強。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