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眼財經# 【從氣囊到線材醜聞頻發,以工匠精神自居的「日本製造」怎麼了?】本田、豐田、日產、松下、東芝、夏普,這些中國人耳熟能詳的日本品牌已然褪去了往日的榮光。

短短几十年,「日本製造」從稱霸全球到醜聞纏身,乃至變賣身家:

8日,日本第三大鋼鐵企業、始創於1905年的神戶制鋼所承認篡改部分銅、鋁線材的檢驗數據,將產品以次充好供應給客戶。豐田汽車、三菱重工等約200家企業受到波及;

本月,日本汽車龍頭日產汽車因被曝出使用無資格員工負責整車檢查,日產汽車近日向日本國土交通省申請召回(回收、免費修理)「NOTE」和「賽瑞納」等38款車型,合計約為116萬輛(2014年1月至2017年9月製造);

全球最大的安全氣囊製造商高田公司因為氣囊安全隱患,使大眾、通用等汽車公司被迫召回數百萬台汽車,今年6月,高田公司也因多年來氣囊質量帶來的持續不良影響申請破產保護;

曾經的家電、電子巨頭東芝公司則攤上了財務醜聞的麻煩事,這些年被迫出售半導體、電子晶元等業務;輝煌一時的夏普也早已賣給了富士康……

曾經以精細、嚴謹而蜚聲全球的「日本製造」如今這般不堪,它們到底怎麼了?

低成本壓力、漠視規則的文化或是壓垮日企主因

近幾十年來,降低成本已經取代提供高質量產品,成為一些日本企業的首要目標。

以高田公司為例,高田起初的所有努力都是以安全為第一目標,認為人們為了生命安全願意付任何價錢,以至於其在60年代出品的第一代安全帶最便宜也要數千人民幣(按當時的物價水平換算后)。

但是高田卻在市場中吃了大虧——這麼貴的東西根本賣不出去。直到受到了財閥體系中的「大哥」本田汽車的「提攜」。高田從本田學會了市場最重要的是成本,而不是安全。

正是跟隨本田低成本的步伐后,高田成了全球最大的汽車氣囊供應商,也正是這種理念,為高田今日的隕落埋下了禍根。

上世紀80年代,和本田綁在一起進軍美國市場時,高田也一直配合本田的「低價策略」,生產價格低廉的安全帶和安全氣囊。但是以安全換成本的結果,就是讓高田的產品奪走了不少人的生命。(更多精彩分析請移步見聞主編精選付費文章《「安全鼻祖」高田隕落 公司史上最慘的「竇娥」?》)

再者,長久以來漠視規則的文化也是日本企業一個個倒下的重要因素。《日本時報》曾批評日本社會的一個特點就是忽視規則。如果規則擋了路,那麼就可以修改規則。這樣的文化不僅在日本政界,更是在日本經濟界產生了惡劣影響。

儘管這20年來,由於違規操作造成不少日本負有盛譽的公司巨大損失,「合規性」也是日本企業高管常常使用的口頭禪之一。但是,最近爆出的種種醜聞都顯示,違規行為依然在日本企業,尤其是龍頭企業存在。一旦問題積攢到一定程度,那麼對日本企業,乃至整個行業的打擊都將是致命的。

日企如何給自己埋下禍根?

目前的日本巨頭,大多始創於二戰前或戰爭期間,剛開始時定位完全不同。戰後,為了恢復國民對國家的信心,日本政府一心發展經濟,將日本龍頭公司的成功視作日本國家的成功。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日本公司出現了同質化的傾向。例如,東芝、松下、夏普、三洋等都是先發展家電,之後發展數碼產品。

當然,這些企業給日本國民帶來了驕傲,同時也埋下了如今衰敗的隱患。越來越多的企業生活在昔日的榮光之中,慣性作用強勁。不知不覺,很多市場都已經相繼被韓國、中國佔領。

以鋰電池為例,1981年日本索尼最先實現鋰電池商業化,但之後不久,韓國就成了鋰電池的最大生產國,2013年,這一桂冠又被中國奪走。同時由於電動車的蓬勃發展,中國擁有廣闊的鋰電池市場。反觀日本,鋰電池產業早已一蹶不振。

按照英國《金融時報》的說法,日本眼睜睜地看著本國在半導體、電視機、白色家電、手機甚至高鐵領域的主導地位被韓國、中國及其他地區的競爭對手先是一點點蠶食,然後是重創,最終一敗塗地。

在日本企業文化中,員工加班工作聞名世界。長時間的超負荷勞動,讓不少日本人不堪重負,背負了沉重的心理壓力,甚至有人選擇在工作中自殺。曾有日本報章指出,日本人一旦結束學業參加工作,就是「工作到死」。

更何況,「安倍經濟學」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就是把中老年日本女性從家裡趕到辦公室,讓她們繼續為日本經濟發展效力。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