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民進黨」換成「國民黨」看看?

看到時代力量總召徐永明,苦撐著不喝水、不上廁所硬站11個小時之後,依舊被民進黨立委強行架離委員會,內心,百感交集。

因為這起事件,衍生的「邱議瑩之太陽花崩潰事件」也好,或「徐永明之覆議附議不是復議」也罷,甚至是自由時報後續加碼的「立院議事處打臉徐永明」的報導,都只是糾紛的枝節。真正的重點,不在「你對我錯」?或「誰對誰錯」?重點在於,台灣究竟是民主,還是民粹?

細節都先不說,只說一個大原則。一件事情,如果別人做了,你覺得不行,而且是拼了命的,要阻止對方,改天換成自己,卻做得自自然然,輕鬆寫意,而且毫無罪惡感?

這是你的問題?還是別人的問題?

徐永明主張「復議權」,也就是在院會投票支持一讀付委的60位民進黨立委,有權在付委之後兩個星期「重新思考」,也許後來發覺決定錯誤,也許事後想要改變。

這個「復議權」是給「投贊成票」的立委保留的安全控閥,以免一次投票,遺憾終身。執行的方法是,如果有立委提案反對自己「之前的決定」,並找到20位當初也投贊成票的立委連署「復議」,就能將案子退回院會。

由於民進黨目前多數,任何執意要過的法案,在立院終究沒人可以擋住,這是事實。擋不住歸擋不住,按照議事規則,付委之後的「兩週冷靜期」,還是有的。

上週五付委,這週一就排案,開始在委員會排案審查,說好的兩周「復議冷靜期」,消失了。

講白了,兩個禮拜過去,以民進黨的多數,這案子在委員會,終究會過,有沒有擋這兩個禮拜,根本無關痛癢。然而,大勢雖不可逆,程序卻不可奪,既然民進黨尚有林淑芬、江永昌兩立委未簽「不復議同意書」,那為何要在兩周期滿之前「強渡關山」排案?為什麼要昨是今非?

2014年太陽花強擋服貿,使得服貿被迫退回委員會,重新審查。當時立法院長王金平將七個版本的草案,通通付委。隔周國民黨立委張慶忠,打算排案,民進黨團立刻提出「復議」,主張「冷靜期」未過,委員會不得排案。 http://t.cn/RYPvrn1

有沒有很熟悉?

這就是徐永明死撐在發言台,拚著不吃不喝也要杯葛的「程序正義」。

當年知道要復議的民進黨,現在卻不準別人有權復議,這個民進黨,還是當年的民進黨嗎?

再說一次,即使多等兩星期,讓復議期過去,這個賴揆下令要過的勞基法修正案,依舊會過,萬無一失。螳臂擋車,終究無法阻止車過,但螳螂舉臂,那是態度,那是國會議員應該要有的態度。

民進黨總召柯建銘說,兩位綠委沒簽「不復議同意書」,那是綠營的家務事,技術上只剩兩人沒簽,不可能達到20人的「復議門檻」,所以形同「無需等待復議」。儘管「技術上」不可能,但在江永昌與林淑芬放棄權利之前,這段期間依舊擁有「提出復議」的權力,沒人可以剝奪。

如果只因為是少數,因為「技術上不可能」,就可以直接忽略?那2008年國民黨立委人數多達81席,2016年民進黨立委席次也達到68席,這樣的明顯過半,是不是也可以直接宣佈那屆的立院四年任期內,所有的法案都是多數黨提出就算三讀過關?反正技術上,席次過半的政黨所提出的案子,不可能不通過,不是嗎?

這就是為什麼當徐永明最後被架離委員會的時候,口中不斷唸唸有詞:「我們可以做得比張慶忠好」的原因。

我常常說:「不問藍綠,只求是非」,但萬一是非真的難分的時候,不妨反過來,問問藍綠。

把現在「民進黨」所做的每件事情,主詞都換成「國民黨」看看。

比如說:「國民黨強推勞基法修正案,取消七休一,遭批圖利財團」、「國民黨挾多數、院會闖關付委」、「國民黨立委無視復議權,將徐永明架離委員會」。

當你把「民進黨」通通換成「國民黨」之後,這些事到底該不該做?答案自會明白。

暐瀚 2017-11-22 de 台北

http://t.cn/RYPvrnB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