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新鮮事# 【美元危險信號:不隻影響利率匯率還有股票、債券期貨】當市場將目光聚集於貿易爭端的時候,可能忽視了另外一項系統性變數的變化,但它同樣甚至更有可能給今後一個時期的資本市場帶來深刻影響——它,就是美元,一個正在重新走強的美元。

美元走勢的拐點,隱含著全球資本流動和風險偏好的拐點。過去一周,阿根廷連續3次加息,香港美元存款利率調高100倍,絕非巧合,美元走強已經開始對新興市場產生衝擊。倘若美元繼續走強,利率上漲、貨幣貶值、風險資產價格承壓、宏觀政策調整受限……並非危言聳聽。

美元,可能是下一階段最值得關注的宏觀變數。

1

資金外流的壓力正在更廣泛出現

與大多數央行在調整貨幣政策時表現出的審慎相比,南美國家阿根廷央行展現出了極端的另一面。

最近短短8天里,阿根廷央行3次加息,將比索的基準利率上調了1275個基點,也就是12.75%。如今,阿根廷比索的利率高達40%。

面對貨幣貶值、資金外流、外儲耗損,阿根廷央行此舉是迫不得已。

5月3日,阿根廷貨幣再度暴跌8.5%,錄得近兩年半來的最大跌幅。年初以來,阿根廷比索對美元的跌幅累計超過17%,是所有貨幣裏面跌幅最大的。為了阻止比索貶值,阿根廷已經消耗了2/3的外儲。

僅僅在4個月之前,阿根廷還在降息。情況變化之快,讓人始料未及。

不要以為阿根廷在遙遠的南美,就與我們無關。

4月12日,港元兌美元觸及7.85的弱方兌換保證,刷新了香港引入聯繫匯率制度以來的最弱水平。為捍衛港元幣值,香港金管局多次出手承接港元沽盤,8天里共計買入513億港元。

香港金管局沽出美元、買入港元,導致香港銀行體系美元流動性收緊,推高Hibor。

5月4日,滙豐銀行宣布即日起上調香港美元存款利率100倍,由0.001%上調至0.1%。

在滙豐上調存款利率之後,市場相信,香港其他銀行也會有所行動,而下一步,就是提高港元存款利率。從貨幣市場利率到信貸市場利率,港元利率上行的趨勢已經逐漸清晰。

不管是比索,還是港元,上調利率的目的都是一樣的——留住資金、穩住匯率。

這絕非巧合,新興市場資金外流的壓力正在更廣泛的出現。

追蹤基金動向的EPFR Global公司的數據顯示,新興市場從4月底以來經歷著資金撤離,投資者從新興市場債券基金撤出了12.8億美元資金,為今年2月中旬以來的最大撤出規模。

2

美元走強,資本市場新的拐點信號?

本幣貶值、資金外流、資產價格承壓,一切都似曾相識。

在2014-2016年間,這些都曾是困擾很多非美經濟體的難題。直到2017年才出現了改觀,資金開始重新流向非美經濟體、新興市場。如今又出現新的變化,與2017年截然相反、類似2014-2016年的一幕似乎正在上演。

這背後,美元是個關鍵變數。

2014-2016年,美元指數從80漲到了103,處於過去一輪強勢周期中最強勢的階段;

2017年以來,美元指數從103掉到了88,將2015、2016兩年的漲幅回吐殆盡;

今年以來,美元指數逐漸止跌,4月17日以來脫離箱體震蕩,重返90以上,實現向上突破,14天里有11天上漲。5月4日,美元指數盤中漲至92.92,創了今年以來新高,已收復了1月份失地。

美元的強弱,歸根到底,反映的是美國相對非美經濟體經濟與政策的差異。具體到美元指數,主要反映的是美歐、美日經濟與政策差異。

2014-2016年,美元大舉走強,源於美國經濟領先復甦、美聯儲率先啟動貨幣政策正常化,美元利差擴大的預期疊加其他經濟體復甦前景不穩,促使資金向扎堆美元資產,資金從非美經濟體流向美國。

2017年,美元大幅走弱,源於全球經濟共同復甦,貨幣政策取向的差異化縮小,特別是,市場押注歐洲央行將退出寬鬆,推高歐元,打壓美元指數。

全球經濟復甦共振,提振了風險偏好,加上美元走弱,資金開始流向非美經濟體。今年初流入香港的資金一度大增,直接推動恒生指數創了新高,內地債市也吸引大量境外投資者買入,這些都是資金流向新興市場的反映。

從這一點來看,眼下美元自低位大幅拉升,可能隱含著全球資本流動和風險偏好新的拐點信號。

3

美元強弱,影響資產定價,影響資本流動

從歷史上來看,一旦美元走強,尤其是持續走強,會對部分新興市場造成較大衝擊。因為美元走強可能導致資金流出新興市場,衝擊新興市場的匯率和金融市場,對經濟構成較大傷害。

最近美元走強,已經對新興市場造成一定衝擊。阿根廷就是典型例子。

不光是比索,最近土耳其里拉、俄羅斯盧布、巴西雷亞爾、印度盧比的跌幅也不小。人民幣對美元也出現了一定回調。美元突然強勢走高的背景下,新興市場貨幣普遍面臨一定的壓力。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