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美元為何帶來全球經濟金融市場烏雲密布?】余豐慧文章:阿根廷、土耳其、墨西哥、俄羅斯、中國香港等新興市場地區近期貨幣貶值,匯率風險陡增是「主旋律」。特別是香港砸進去將近800億港幣后目前仍然深不見底。一旦衝破聯繫匯率機制,資本就會瘋狂出逃,爆發金融風暴不是沒有可能。
中國大陸雖然目前從統計數據看風平浪靜,不過,隨著人民幣貶值趨勢形成,資本出走壓力依然不小,刺破泡沫高槓桿風險可能性不是完全沒有。
最值得警惕的是,特朗普政府在美元匯率上的微妙變化。一直以美元貶值促進出口的態度,轉變為放任美元升值而不顧美國出口?不是這樣的,美元升值,特朗普或已經認識到其是美國的無形經濟金融「核武器」。因而特朗普不再對抗美聯儲,不再對抗美國加息,不再對抗美元升值。
美元升值雖然有利於美國出口,但是特朗普已經意識到產業結構調整使得美國可用於商品出口非常有限,而高科技產品美國又不想出口給別的國家。從出口上,美國的優勢在於高端服務業而不是實物商品。
實現出口拉動,特朗普已經意識到不能依靠美元貶值了。美元貶值,美元不值錢,已經威脅到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了。如果美國失去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美國在美元貨幣上的巨大紅利將消失,美國將因小失大。特朗普心裏跟個明鏡似的。在特朗普看來,或者到了下大決心鞏固美元國際貨幣地位,讓美國永享美元國際貨幣紅利的時候了。
實現出口增長,以及美國所謂的貿易平衡完全可以走威脅要挾,讓對美貿易順差國家加大購買美國商品,採取加法而不是減法來實現。
從目前看,美元升值可以吸引更多資本流回美國,這不正是特朗普所急需的嗎?另一方面,美元進入升值通道在歷史上都是美國經濟金融完勝,而其他新興市場體國家風險被引爆,泡沫經濟被刺破。
特朗普政府在認清楚通過貿易壁壘與威脅取得階段性勝利后,並沒有達到其目的。也許通過金融特別是美元的國際貨幣特殊地位才能徹底讓新興市場國家臣服。
正好美聯儲已經進入加息通道,讓扭曲的美元走勢回歸到正常軌道也天經地義。這一年多面對美聯儲加息背景下美元不升反貶的嚴重扭曲規律,我一直堅持是短暫的,倔強的市場一定會將其拉回到規律軌道之上的。雖然目前是初步扭轉,但美元指數從最低谷的89,上升到目前的94,已經初步可以判斷升值趨勢已經形成,但沒有想到這麼快這麼猛。
在外匯市場,新興市場在面臨資本外流之際,可能為了經濟增長而付出競爭性貨幣貶值的代價。這意味著新興市場將遭遇更大的波動性以及潛在的更大拋售潮,也意味著他們可能動用外匯儲備,從而令國際外匯市場的動蕩加劇。
美元只要升值趨勢確定,新興市場金融風險也將確定無疑的到來。
準備好了嗎?新興市場地區!
2018.05.21日

【微博福利!微博的港美股服務平台-華盛通幾分鐘搞定開戶,戳這裏買美股港股:http://t.cn/R3ZJBhS 】@微博美股 @微博港股 #港股免佣美股低佣#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