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t.cn/RVhaMR9 | 郭曉強:首先,建立酵母自噬模型,簡化研究問題(成功第一步,找到了大門)。自從1963年,德迪夫首次提出自噬概念依賴,許多人都對自噬現象進行了探索,但大多集中在哺乳動物器官水平,由於缺乏有效研究手段,因此主要集中在形態描述上。而酵母模型的出現則一下使研究「柳暗花明」,使這個無人重視的「冷門」領域不久就成為科學前沿。
其次,藉助突變體篩選到十幾個自噬相關基因,奠定研究基礎(成功第二步,打開了大門)。當時,酵母突變體成為研究基因功能的重要手段,而藉助自噬異常突變體(藉助顯微鏡觀察自噬形態異常)而確定與性狀關聯的突變基因。其實2013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細胞囊泡融合」獲獎者之一也是採用酵母突變體篩選基因的方法開創研究領域的。鑒於這個原因推測大隅良典獲諾貝爾獎成果毫無疑問,可能會滯後幾年,並未看做熱點的原因。
最後,初步闡明部分基因功能,指明研究方向(成功第三步,進門後走向)。
大隅良典這三大貢獻一完成,其他科學家也只能望其項背了,後續研究只能是對細胞自噬的拓展、深化、完善甚至應用而已,自然大隅良典也就獨享這一重大榮譽了。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