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t.cn/RXCyo2h】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共和黨生物學家表示,保守派和自由派科學家確實很難建立有好的關係。「我的大多數同事而言,誰是一個保守派就等於是介於愚蠢和邪惡之間的連續體。」她說。 ​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