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品先院士:科學從來不是用發財和當官來衡量》(節選)
美國副總統Joseph Blden曾經狂傲地說,雖然中國的理工科畢業生比美國多好幾倍,但是沒有一項創新來自中國。我們需要反思!
在汪品先眼中,「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的提法,極大地提高了科學的地位,但是科學又屬於文化範疇,所以科學既是文化又是生產力。而我們過度強調了物質,冷落了科學的文化方面。
科學對社會的貢獻既包括有形的物質產品,也包括無形的精神升華。
科學不是競技、更不是賭博,科學家的工作不可能單純用「產生多少價值」,更不能用「拿到多少經費」來衡量。過分強調科學帶來的利益,過分忽視了科學的本性,就可能促進違背科學道德的行為。
「科學的土壤是文化,而且是先進文化。假如科學家失去文化滋養、缺乏探索驅動的科學研究,只能做技術改良,難以有創新突破。」以布魯諾、魏格納為例,汪品先院士說,回顧科學史上的許多重大突破,科學家不但幾十年如一日、如痴如醉地潛心探索,甚至可以為追求真理而獻出生命。許多重大的發現,研究者本人一沒發財、二沒當官,生前潦倒一世,身後才被追認。「這與今天我們按論文數目發獎金、科研立項時就盤算著得幾等獎的科技「文化」相比,相去何止千里!」
汪品先認為科學研究本身是一種文化追求,很難在文化受壓抑的的條件下發展,自然科學、社會科學、文化藝術的相互交融是科學創新的最佳土壤,振興華夏不只是經濟和軍事,同樣重要的是文化,而華夏文化不能只靠孔夫子、太極拳,需要有科學與文化結合的新時代文化。
http://t.cn/RarYJph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