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當然可以快樂!》:有人在到處普及常識,說端午節是灰常悲壯的,不宜「快樂」,只能「安康」,儼然一副國學底子很深厚的樣子。然而這種「科普」並不靠譜。
如上所述,端午是個扎堆跳江的日子,其中的老戲骨當然是屈原。端午節和屈原的淵源,固然是我們從小就習得的「常識」,但也很有可能是後世文人牽強附會。因為屈原本人在《九歌 雲中君》中就提到過疑似端午節的風俗:浴蘭湯兮沐芳,華采衣兮若英(可與下文中詩詞相對照)。

想想吧,就算屈原是愛國詩人,他愛的也是楚國,忠的也是楚王,將周天子置於何地?這麼一個頑固堅持分裂立場的楚獨分子,居然華夏一統全體拜服,顯然是不大可能的。至於什麼伍子胥曹娥之類,更不值一提。

本磚家才疏學淺,無力對端午起源做詳細考證(聽說宇宙第一大國對這事兒比較了解),不過既然談傳統嘛,不防來了解一下古人如何過端午,且看北宋歐陽修之《漁家傲》:

五月榴花妖艷烘,綠楊帶雨垂垂重,五色新絲纏角粽。金盤送,生綃畫扇盤雙鳳。
正是浴蘭時節動,菖蒲酒美清尊共,葉里黃鸝時一弄。猶瞢忪,等閑驚破紗窗夢。

其中的「浴蘭節」就是端午。請問,從這首詞中,你讀到的是歡快還是悲壯?
瀏覽關於端午的詩詞,的確有些無聊文人在裝模作樣地紀念屈原,但更多的則是描寫端午節民俗,再舉幾個栗子。

崔敦之《淳熙八年端午帖子詞》: 待月長生殿,迎風太液池。茲顏歡樂日,聖德盛明時。

汪應辰之《端午帖子詞皇帝合》: 聖德臨尊極,民心戴至仁。喜逢重午節,共祝萬年春。

「茲顏歡樂日」和「喜逢重午節」,說的再明白不過了。再瞅瞅蘇東坡對端午是啥意見----

蘇軾詩曰: 喜辰共喜沐蘭湯,毒診何須采艾鑲。但得奉夔調鼎鼐,自然災授變休祥。

蘇軾還有一首《少年游·端午贈黃守徐君猷》:銀塘朱檻麹塵波,圓綠卷新荷。 蘭條薦浴,菖花釀酒,天氣尚清和。 好將沈醉酬佳節,十分酒、一分歌。 獄草煙深,訟庭人悄,無吝宴遊過。

不是「喜辰共喜沐蘭湯」,就是「好將沈醉酬佳節」,哪有一絲一毫「祭祀節日」的感覺?所以,誰愛悲壯就悲壯去,咱們老百姓啊就是要高興,「端午快樂」是必須的。

以上為文章《端午當然可以快樂》的節選,詳細情況,請點擊:
http://t.cn/RS5Bw2z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