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工作不錯,這個這個和那個那個,但是你的論文充斥著垃圾。寫作一塌糊塗,我讀著讀著都想撕了它。」 (其實他用了一個比」垃圾「更不堪入耳的詞兒,和犬科動物有關,大家都能猜到,我就不點明了,呵呵。)

面對著滿屋子的師生,我的博士委員會中的一位美籍匈牙利教授直言不諱地在我的博士答辯會上說:「沉,我要把你的工作和你的論文分開來評論。」

台下的哥們一臉壞笑,台上的我一臉訕笑,滿屋的人哄堂大笑。東歐國家的人好像不講政治正確啊,是什麼就說什麼。

我痛定思痛,知恥后勇,發奮圖強,懸樑刺股,花了一年時間廢寢忘食地提高英語寫作。一年之後,基本上每篇文章,審稿人或編輯都會稱讚寫的不錯,很容易懂(well written, easy to follow),再沒有在寫作上被人質難過。前年寫了一篇長文(我自認是自己最重要的工作),給審稿人很深的一個印象就是「寫的很好」。

今天,就花點時間和大家交流一下我的逆襲過程:【http://t.cn/RSudsFd】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