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t.cn/RHYgB3A】在重慶,某考研輔導機構承諾與考生簽署“保障協議”的培訓產品中,最便宜的“會計碩士全科鑽石彩虹卡”18800元,最貴的“學碩、經濟專碩、臨床醫學綜合全科至尊彩虹卡”128000元起;在江西,中公教育涵蓋初試到複試的全程協議班,收費3.98萬元;在北京,配備有輔導員的VIP一對一服務“天價班”,費用通常在10萬元至20萬元之間。

記者發現,這些聲稱“效果極佳”,願意簽“保障協議”,保證“不通過退款”的“天價班”,實際上多是“忽悠”。

一些考研培訓機構聲稱,“我們的老師有內部資料”,“我們的老師多年參与考研出題”,“我們有內部渠道了解信息”等。

目前,活躍在考研培訓一線的“押題老師”,多是供職于培訓機構的教學經驗豐富的專職培訓老師,或是一些並無命題經驗、供職于高校的兼職教師。一位前些年曾參与高校考研出題的青年高校教師表示:“理論上說,參与出題的老師現在是不敢也不會到押題班去講題的。都是簽了保密協議的,違規要坐牢的。”

“高校老師不太可能為賺幾個錢冒這麼大的風險。而且,目前的考研出題方式有根本性變化,即便是出題人想漏題也非常困難。”一位江西考研公共課輔導教師孟教授說。

據介紹,在以前“開會命題”的時代,研究生考試是各校老師齊聚一處共同出題。雖然也有保密措施,但難免信息泄露。“不一定是原題,但有人了收錢,把命題的方向或者相關材料漏出去,得到的人研究一下就能猜得八九不離十,押題當然准。”

“但是現在行不通了。研究生考試出題不再‘開會命題’,出題人不見面,各出一部分,信息互相不通,有關部門最終找極少數的人拼題,責任明確,出口很小。”孟教授說。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