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成果撐不起野心和慾望 他們選擇學術造假】日本京都大學iPS(多能誘導幹細胞)細胞研究所近日的論文造假事件再次引起人們對學術造假的討論。從已有案例看,無論日韓還是歐美,造假者均被嚴懲,為何仍不斷有人不惜拿自己的學術生涯去冒險?

「首先,論文造假被發現的概率極小,絕大部分論文不會被關注或重複。」中國社會科學院科學技術和社會研究中心研究員段偉文分析,「從理性算計的角度看,當造假的預期獲益大於風險時,科學家就有可能鋌而走險;從非理性角度看,成果發表的壓力也可能令其一時利令智昏。」

與假冒偽劣商品不同,造假的論文更具隱蔽性。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監督委員會主任陳宜瑜此前曾表示,近幾年科研誠信不端案例中,常識性錯誤減少,偽造、篡改、抄襲等典型的不端行為在減少,明知故犯的案例在增加。

主觀的不端行為更加隱蔽和難以調查,同時,科學前沿的不確定性使造假和失誤的界限變得模糊,也讓造假者心存僥倖:即使被揭穿也可以用失誤來辯護。事實上,日本理化學研究所前研究人員小保方晴子一直未承認造假。在其手記《那一天》中,她表示:「在STAP細胞的研究中,我完全被細胞的不可思議之處所深深吸引……在論文寫作中,並沒有想要欺騙性地製圖……」http://t.cn/R8MckoG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