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盲人打燈籠走在路上,旁人問:你雙眼失明,打燈籠何用?盲人答曰:我哪裡是為自己,我是怕他人看不清路。這是儒家。盲人曰:我是怕別人撞到我。這是墨家。盲人曰:不是說晚上出門就得打燈籠嗎?這是法家。盲人曰:想打就打,何必問何用?這是道家。盲人曰:你猜。這是釋家。 ​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