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天說》

星期三: 最想見到你

寫歌是一個人的,生活是一個人的,路是一個人的,工作是一個人的,有很多人告訴我生命始終是一個人的,就算有了另外一個人,你永遠也只能是自己的,因為世界上沒有全然的感同身受,是嗎?可是我不想這樣相信呀。

半夜坐在客廳的黑色鋼琴前,一盞檯燈陪著我,馬克杯裡的水從熱放到涼,我一句歌詞都寫不出,很多話在心裡翻攪越久越容易詞不達意,越簡單的歌,越難寫,我還相信簡單的事情嗎?我還記得一段感情剛開始前,那種既脆弱又期盼的心情嗎?有時覺得自己還像個小孩子,有時又感覺自己活了一百歲,對於那種拉拉扯扯的遊戲不再感興趣,我只想要喝一杯溫溫的水,不要太冰不要太燙嘴,不需要太耀眼。

有些人好像總覺得要過得夠悲慘才能寫歌,不夠痛苦就沒有感觸,我很慶幸這樣的想法不存在過我的世界,我ㄧ直相信只有當自己真正快樂時,才能讓周圍的人快樂,但我又不太想去申論快樂這件事,就像去談論生命的意義一樣,很怕自己陷入無限迂迴的空談裡。

我想要有一個人告訴我,你不總是需要這麼堅強。
我想要有一個人告訴我,沒有關係。

一句沒有關係,居然可以這麼有關係。

#白安44天#

廣告

LINE it!
╰( ◕ ᗜ ◕ )╯ 快點加入微博粉絲團!

廣告

廣告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