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去當柯泯薰的嘉賓,綵排時導演說talking給我五分鐘,打蛇隨棍上如我就一心只想要好好talking,然後演出時果然又晃神,第一首歌就出錯,talking也胡說八道插科打諢,完全沒說到什麼重點。

在五年前柯柯發行第一張專輯《遊樂》時,我感覺自己很久沒有這麼喜歡一張專輯,不知道怎麼說,就是覺得很多東西進入了心中很內裡的地方。

到了2015年的女巫祭,當時我很難得有自己個人的演出(應該算是第一次吧),所以想唱一首這張對我很重要的專輯的歌,當時我選了〈旅鳥〉。唱完後才發現柯柯在台側,我竟然是在原唱面前唱,嚇死人了。下台後是我們第一次見面,我一身手足無措,柯柯可能心裡也是,但我當時覺得她很鎮定,反而是她緩緩說出的話語,在平緩著我的慌張。

後來,慢慢地,我們變成了真正的朋友(我怎麼好常講這句話,不是我濫情誰都當朋友,而是我真的真的遇到了很多很多很好的人),也看著她第二張專輯《不能發出聲音》,偏執而勇敢的聲音實驗。這次終於可以來跟柯柯一起唱歌,當然要一起唱這首讓我們相識的〈旅鳥〉。

很多人都說我們的聲音是天作之合,非常速配,我也覺得。柯柯老是說我給她繼續唱歌的勇氣,但這一次是她的邀約,讓我的生命中多了重要的回憶。記憶被人在意,才能稱為回憶。

謝謝柯柯。我希望你們都去聽聽她的兩張專輯,她的現場。柯柯昨晚的〈太空〉太好聽了,絕美。

@柯泯薰

廣告

LINE it!
╰( ◕ ᗜ ◕ )╯ 快點加入微博粉絲團!

廣告

廣告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