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有個畫廊的朋友收起玩笑嚴肅問我你希望你的作品跟這社會有什麼互動?
我低頭糾結的想了一會~我說:「我實在很希望我的作品不是被主題受限住,我希望它就安安靜靜的待著,讓看到的人有盼望有希望的感覺;就像一幕風景,它也會有風在吹。」

這是我很原始的初衷,也還沒有變。這就是我的「甫氏繪」。

LINE it!
╰( ◕ ᗜ ◕ )╯ 快點加入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