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著吃飯時間,碼字給你。

旁邊的姐姐們,嘻笑的嬌俏聲,包圍著寫字的我,有一種模糊的初夏暖意。

第七年,應該是夫妻非常熟悉的年歲,於我卻依然像第一次給你書信,心情忐忑飽滿。

今年生日,你從遠方城市給我寫了一張明信片,帶著那個城市的郵戳和地址,我每天打開信箱,卻始終沒有收到。我甚至打電話去郵局詢問,有一張從某某城市來的明信片嗎?

那一陣子,包裹、郵件都在延遲,我告訴你沒收到,你也問了當地郵局,但那張明信片,就像漂流瓶一般,不知漂流去了何方。

我們是如此古老的在相愛啊,總是走很遠的路,談一本書可以延伸很遠,吃飯時不多言語卻互相夾菜,在這七年,我們從愛戀漸漸軟化成相依相守,時間溫柔了我們。你的嘴角不再冷咧,我的眉眼不再帶劍,更因為有了女兒,我們生成同根大樹,護蔭愛情的結果,那些看來最實際的茶米油鹽,正是生活里最溫潤的浪漫,做飯有人吃,說話有人聽,睡時有溫度。他人口中的平淡,正是我們要的幸福,一日復一日,漸漸老去,直至子孫滿堂,而後你或我親手送別。

這樣可以看見的一生,多麼慶幸,牽起我的手的,是金牛一般固執踏實不善言語的你。

許多人說,七年之癢,再怎麼相愛的七年,都會消磨在婚姻的瑣碎里。

但我想說,我是越來越了解你,越來越明白你古老的珍貴。

七年,不癢。再14年也亦是伴侶。

要排練了,先寫到這裏,生日快樂。

秦先生。

❤️

PS,來不及看一遍,老師在等了,晚上睡覺前再來修正, 吃一口飯,我去踏浪,

🎂

廣告

LINE it!
╰( ◕ ᗜ ◕ )╯ 快點加入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