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兩場音樂會
在開始前兩個禮拜
我心裏非常不安
就算事前準備再多
都覺得好像還有什麼沒準備好
於是那個不安感在音樂會前幾天
爆炸了

我開始擔心自己的表演內容
歌單、嘉賓、一切...
有沒有辦法打動台下的你們?
甚至是我自己?

但就在第一天綵排時
彩到奇妙能力歌
突然一個感性
才發現我好像在唱給
這兩個禮拜不安的那個自己
經歷這麼多事
卻還是不太暸解某部份的自己

於是
那個結突然就開了
像是迎刃而解的感覺
釋懷了很多

才發現那些不安是
自以為太了解自己
卻無法解釋所有的焦慮
所導致的無力感
這一刻突然看清楚了那個
搞不太懂自己的黃偉晉

還好我演出前走出了這個黑洞
完整的把想傳達的東西
都放在那兩天了
就像我說的
希望你們會記得這兩天
頻率的交流
不管是好笑的或是感動的
都好好放在心裡
謝謝你們來背光旅行音樂會

也謝謝成就這場音樂會的
所有所有所有所有人
因為在音樂會跟慶功宴上我都說了
爆哭大表白的那種
再細打下去我這篇真的太長哈哈哈
而且我清醒時真的拒絕太扇情
好尷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真的不敢看那天慶功宴上的影片



.

背光旅行音樂會結束了
但旅程還在不斷的進行中
旅途中見了👋🏻

廣告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