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看去有上海最貴的高樓,也有拆不動的市井弄堂,梧桐也枯的差不多了,我在這剝個橘子,一點點剝開 皮不能斷掉,然後慢慢吃。 ​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