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ziss and Goldmund》
《納爾齊斯與歌爾蒙德》—赫爾曼.黑塞

「這是一部流浪漢和情人的歷史,一部無家可歸者和不忠實的男人的歷史,只不過最後留下來的全是善良和忠誠,全部充滿了生機勃勃的愛,這樣的人生多麼神秘呀,它在流動中是如此渾濁湍急,但最後剩下結果是確是如此高貴清澈。」

兩位少年在瑪利亞布隆修道院相識相知,納爾齊斯代表著父性的理性和嚴謹,他成為堅定的修道者。而歌爾蒙德則順著內心母性的召喚走上浪子的道路,在死亡和慾望中翻滾成了一名藝術家。

多年後兩人歌爾蒙德由於和總督情婦偷情身陷死牢,而納爾齊斯作為他的告解神父再次相遇。他們就像一對二元對立的矛盾體,他們在選擇了截然不同的人生后,再次相遇。

他們代表了兩種人生態度,克制還是享樂?這種選擇其實貫穿我們人生,我們也不時會發出歌爾蒙德式的疑問:「一切存在似乎都是二元的,都基於某種對立;人要麼是女人,要麼是男人,要麼當流浪漢,要麼當小市民,要麼富於理智,要麼富於情感—哪兒也見不到呼與吸同存,男和女同體,自由與秩序並存,衝動與理智共生;人總是顧此失彼,但失去卻往往與得到的一樣重要,一樣可貴!」

最令人動容的是兩個少年長達幾十年的友情,他們真正共處的時光只有歌爾蒙德14歲到18歲這四年。他們是如此的不同,納爾齊斯渾身散發著理性的光輝,他卻能點醒與他完全相反的歌爾蒙德,讓他不再壓抑自己的天性,從此他逃離了修道院開始了放浪形骸的流浪生涯。

他們都有高貴的靈魂,都是純然的理想主義者,即便上帝給了他們完全不同天賦,即便他們在長達幾十年的人生都各自行進毫無交集,但毫不影響他們都把彼此當做真正的靈魂知己,他們互相照見彼此的醜惡和美好,也許正是距離保持了兩個靈魂的獨立,造就了兩個完全忠實于自己的生命。

正像納爾齊斯所說:「咱們的使命不是要走到一起,正如太陽和月亮,或者陸地和海洋,它們也不需要走到一起。我們的目標不是互相說服,而是互相認識,並學會看出和尊重對方的本來面目...」

就像書的封面那句話「我之所以愛你,正因為你是你自己」

納爾齊斯和歌爾蒙德像是在探尋心靈解脫之道時遇到的困惑。理智與情感,精神與感官,禁慾與放浪,人總是在往外尋找感官的享受和向內追尋精神成長之間不停的拉扯。

母親是歌爾蒙德從小缺席和在潛意識裡想要遺忘的,納爾齊斯幫他召喚出來。從此這個面目模糊的母親無所不在,「美麗的聖母像是她,生活是她,愛情是她,歡愉是她,恐懼、飢餓、性慾也是她。眼下她是死亡,她已經把手指伸進了我的胸腔里...」 母親象徵著徹底擁抱生命,投入未知,迎接一切苦痛歡樂。

到底是不斷的脫離感性,去建設一個純精神的世界,成為一名平靜的智者。還是把自己的肉體凡胎投身到最無常的世界中去,去愛,去體會一切苦樂。故事的結尾歌爾蒙德懷著母親將來接引的憧憬和信念死去,他將與愛融為一體。而他對納爾齊斯說的話意味深長....

「我怎麼也不能打消這個想法,來接我的不是手執鐮刀的死神,而是我的母親,她將帶領我回到虛無和純潔中去。」歌爾蒙德臨死前,最後一次睜開眼久久的凝視他的朋友:「可是你打算將來怎麼死呢?納爾齊斯,你沒有母親,人沒有母親,沒有母親就不能愛,也不能死啊。」 這幾句臨終的話像火焰一樣在納爾齊斯心中熊熊燃燒...

書昨天一日看完,非常震撼。今天周六,此時北京正在飄落今年的第一場雪。要是能坐在窗前泡一杯熱茶,讀這麼澎湃的書該有多幸福。快去吧,我的朋友。好好享受這個周末哦❤️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