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殺青,想到隔天睡醒不知道要做什麼,我都會突然感覺空空的。

每天固定見到同一群人,梳差不多的幾個髮型,穿某種風格的衣服,化相同的妝。

有時候敷著臉到現場,有時候頭髮還沒吹乾,失眠有時,睡過頭也有時,互相參與過彼此最生活的一面,最沒有防備的樣子。

就這樣持續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四個月,五個月或半年。當這樣規律的日子結束,都需要花上一段時間去重新適應。

我從來都不知道如何面對,曾經存在但又消失的那些時空,投入過,但戲拍完終究是一場空。

雖然說那些付出將永遠存在在戲裡,就好像我們滿懷的熱情全都被封印在裡面,是回不去的烏托邦。

我們一路上經歷的所有高高低低,百轉千迴,全都在那個烏托邦裡面。而每個烏托邦,都保留了一些我們靈魂的碎片。

要說那個世界真實存在嗎?也是,至少我相信過。

今天,無神之地不下雨真的殺青了,很慶幸收工回到家有時間能夠獨處,這一刻太需要了。

我躺在懶骨頭上什麼也沒做,放空了好久好久。久到我懷疑自己會直接睡到明天早上,張開眼睛就是二月了。

不知道你們現在好不好?那些遺失的靈魂碎片們。

#無神之地不下雨#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