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美日爆發二戰時,美國是如何對待日裔美國人的?】

注意到,總有人愛拿二戰時日裔被關進集中營說事兒,正好之前在海外中文網上讀到熱門博主牛城地主《從日、德裔在美國二戰時的遭遇看海外華人》一文,就引用部分相關內容,簡單地談一下吧:

當年,由於日軍偷襲珍珠港引起的美國民憤,再加上太平洋戰爭剛開始時美軍的頹勢,擔心日本會打到美國本土,同時美軍方對日裔懷疑已久。因日裔大多聚集在夏威夷及美國西海岸,軍方一度猜測日本政府可能希望通過日裔控制夏威夷(那時夏威夷還未正式併入美國版圖),懷疑日裔落戶在西海岸海軍基地附近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實際上,日本政府也確實曾在日裔美國人中擴大影響,發展諜報人員。在軍方和公眾輿論下,羅斯福總統於1942年2月簽署9066號行政命令,使所有具有日本血統的外僑和美國公民都必須在戰時需要的名義下,遷離美國西海岸。隨後10萬日裔被遷移到各州的重新安置中心(有人叫集中營)。這些地方條件很差,食品惡劣,沒有充足的醫療條件和學校教育,但肉體凌辱是沒有的。

(請見附圖:等待去集中營的一家日裔)

至1942年10月,美軍在太平洋戰場奪回主動權,日軍登陸西海岸的可能性不復存在。美國政府也意識到,繼續拘禁日裔已不合適。遂開始逐步允許一些日裔離開重置中心,他們可以去工作、上學、乃至參軍。隨後約有1.8萬日裔美國人蔘軍,獲得了3600枚紫心獎章、810枚青銅獎章、342枚銀星獎章。

對於美國對日裔的做法,當時就有很多反對聲音,最高法院以6:3確認是戰時必要之舉時,持反對意見的大法官仍明確抗議。1948年,國會通過《美國日本人重新安置索賠法》,開始修正戰時特殊政策。
1976年,福特總統發布文告,為當年的日裔平反,稱「那時的撤離是錯誤的,美國日裔那時和現在都是忠誠的美國公民」。1988年,里根總統正式道歉並簽署法案,為仍在世的曾被拘禁者提供12.5億美元賠款。其實從50年代起,就陸續有不少賠償案。

在拘禁期間日裔對美國的忠誠,特別是後來參軍作戰,逐漸打消了美國社會對他們身份的疑慮。在重置中心(集中營)的日本孩子接受的完全是美式教育,加速了他們融入美國社會的進程。時至今日,日裔已成為美國公認的「模範少數族裔」。

再順便提一下,二戰時,日本、德國等國都有集中營,相對於美國,他們在各方面都惡劣得多。

而相對於日裔的慘狀,德裔美國人則是另一幅光景。二戰美軍中有大量的德裔美國人,包括很多美軍將領,如歐洲戰區最高統帥艾森豪威爾,著名的巴頓將軍,太平洋戰區最高統帥尼米茲。

德裔大多英勇善戰,軍事素養高,美國最兇悍的德州馬仔(白人)大多是德國人後裔。有人說:華盛頓創造了美國軍隊,潘興(一戰)重塑了美國軍隊,艾森豪威爾創新了美國軍隊。這三人中有兩人是德國後裔。艾森豪威爾帶領美軍在歐洲打敗了德國人,德裔在歐洲面對德軍時毫不手軟,刀刀見血。而尼米茲則帶領有大量德裔的美軍在太平洋戰場上干翻了日本海軍。

有人戲言,是德裔美國人幫美國打贏了二戰。

為什麼「德國人」這麼為美國賣命?答案是「德國人」已經在美國定居了幾百年,儘管還具有德國人的特徵,但已經融化為地地道道的美國人,對美國有了歸屬感。二戰時,有很多德裔回到德國,幫助「祖國」作戰,也有很多德國人遊說奔走,甚至遊行示威,試圖讓美國走親德路線。但大多數還是認同和支持美國的,也願意為美國而戰,在美國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川普就是德裔。

點到為止吧。@出版人傅興文

LINE it!
╰( ◕ ᗜ ◕ )╯ 快點加入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