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為什麼有人說比特幣能漲到100萬一枚?】@出版人傅興文

長久關注我的網友都知道我對進入金融市場的BTC(比特幣)的觀點(請注意前提:進入金融市場),甚至被幣圈授予「比特幣三大黑(之一)」的「美名」,早就將比特幣聊透了,本不想再談了。不過,正好昨天,比特幣刺穿9100美元,日內跌幅為6.12%。隨著6月的推進,社交媒體上的情緒變得越來越悲觀。在過去的幾個月里,比特幣多次嘗試突破1萬美元大關,但每次都未能突破這一水平。而本題又問到,為什麼有人說比特幣能漲到100萬一枚,那就再聊一下吧。

正好剛讀到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羅伯特·希勒(Robert J. Shiller)的新著《敘事經濟學》,其序《鼓吹比特幣的理由跟一百年前鼓吹金本位的理由很相似》中的內容,正好能回答這個問題,就借用一下吧。

經濟學敘事的演化比較有意思,而跟比特幣相關的敘事有三個:
1、「金本位是個好制度。」 作者指出,這是個錯誤的觀點!歷史上金本位造成了嚴重的通貨緊縮損害經濟,但是有些歷史階段,金本位是個好制度的觀點會流行起來(這個問題,和我多年來反覆論述的觀點完全一致)。最近的「比特幣是個好貨幣」的觀點背後的邏輯跟鼓吹金本位背後的邏輯是接近的;
2、技術進步會減少就業崗位。這個敘事在100年來多次流行,至少在大蕭條時期可能加劇了公眾的恐慌從而加劇了蕭條;
3、「美國夢」,初期只是一種奮鬥精神,後期變成了「人人有房產」,近幾年,被以比特幣為代表的虛擬幣接棒了。

下面詳談一下比特幣敘事,及比特幣敘事的傳播。

敘事經濟學研究的是影響經濟行為的流行敘事的病毒式傳播,它可以提高我們預測經濟事件並未雨綢繆的能力,還可以幫助我們制定經濟制度和政策。

歸根究底,人們之所以對比特幣感興趣,恰恰是因為其他很多人都對它感興趣。他們對比特幣的新故事感興趣,是因為他們相信其他人也會對這些故事感興趣。

下圖繪出了「金銀複本位制」和「比特幣」這兩個詞在新聞和報紙中的出現頻率。這幅圖不是價格圖,而是公眾關注度指數。「金銀複本位制」或「比特幣」都代表了要求貨幣本位制轉型的激進思想,兩者都號稱會讓經濟受益無窮。

而 「數字簽名演算法」這個術語聽起來就像是學生時代為了應付考試而費心背誦的東西:帶有專業性、令人痛苦、枯燥乏味。而比特幣的故事則遠比它精彩得多。」

好了,引用結束,希望網友能看明白什麼意思!

接下來,再順便談一下幣圈一個流行的說法:
有個技術愛好者多年前就聽說過比特幣,那時才幾美元一個,當時沒當回事兒。後來比特幣幾百美元元一個,他覺得太貴了還是沒出手。現在比特幣上萬美元一個了。他追悔莫及,逢人就說他本來有機會成為百萬富翁。

如果他學過一點哲學,他就不會說這種傻話。丹內特講了一個直覺泵叫「古怪的獄卒」。說有個監獄里的獄卒,會在每天半夜犯人們都熟睡的時候,把監獄的大門打開幾個小時 —— 那請問,在這幾個小時內,犯人們是自由的嗎?
如果那時候犯人能醒過來,他們的確可以逃跑!這就好像如果當年你知道比特幣將來會那麼值錢你一定會買一樣。但是犯人是熟睡的,而你當年真的不知道比特幣的未來行情。
這個直覺泵的要點在於,當你談論「自由」的時候,你必須考慮當時外界的因果背景。你不知道和你睡著了一樣,你的因果背景里沒有那個選項,那不是真的自由,那不叫「有機會」。
蘇格拉底有句名言叫「未經審視的人生不值得過」,我們同樣可以說,未經審視的思想不值得擁有 —— 或者至少不值得說出來。

最後,再次強調,進入金融市場的比特幣,早就被操控成了龐氏騙局;而幣圈之人,不是騙子,就是傻子,當然,傻子的共識也是共識,使得騙子能將這個龐氏騙局玩兒得很久很久,而傻子則像韭菜一般,割了一茬兒又一茬兒……

點到為止吧。

再順便打個小廣告,《美國生活經濟學》新鮮出爐,謝謝關注!

LINE it!
╰( ◕ ᗜ ◕ )╯ 快點加入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