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開放前四十年,深圳是探索者,從落後的小漁村到先進位造業標杆,一如途銳的探索精神;與此同時,大疆、華為等科技巨頭城門立木于深圳,如同途銳行駛穩定性的領先地位;大國博弈,催生資本大時代科技大時代:無限風光在險峰,就做時代的攀登者。 ​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