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成熟,不是為了走向複雜,而是為了抵達天真。所謂天真,就是融洽於世故,但超然脫俗;接受整個世界,但並不因此失去自己。天真不是一味地白,而是能夠容納一定的灰。灰,是懂得融洽於人情世故;白,是永遠堅守自己的價值體系。灰,衡量的是應對外界的能力;白,衡量的是保持內心的能力。天真的人,不代表沒有見過黑暗,恰恰因為見過,所以才知道天真的好。人生,獲得大幸福的人,都是真正天真的人。

廣告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