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代第一次了解胡塞爾,是我身邊的哲學朋友要翻譯胡塞爾的《現象學》,那時我們都想去讀哲學研究生。結果他讀上了,而我也沒去讀研究生進了機關。若干年後我知道他去了黨校當教員,再後來就聽說他精神有點失常,再後來就聽說他……。
這是我身邊真實的關於哲學的故事。

圖片攝於加拿大溫哥華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