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社會的大撕裂】拜登的主要個人捐助者來自於大學,聯邦政府僱員,科技公司,華爾街。特朗普的主要個人捐助者來自郵遞公司比如聯邦快遞,沃爾瑪和軍隊。支持特朗普比例最高的兩個機構,紐約警察局和美國海軍陸戰隊,70%的捐款僱員是捐給了他。而facebook和華盛頓大學,97%的僱員捐給了拜登,是支持拜登員工比例最高的兩個機構。

總的來說,在美國打工者聯盟中,白領幾乎一邊倒支持拜登,藍領幾乎一邊倒支持特朗普。比如捐款的農場工人(主)職業中84%的人捐給了特朗普,建築工人職業75%捐給了特朗普,64%的計程車司機,76%的卡車司機,60%的小商人,57%的一般技工,58%的消防員,56%的保安。

而教授,律師,心理諮詢師,老師,作家,醫生,護士,軟體工程師,會計這些白領職業基本上一邊倒支持拜登,其中在教授群體中只有6%支持特朗普,94%支持拜登,律師中12%支持特朗普,88%支持拜登,完全是不成比例的一邊倒。

很明顯,越是得益於全球化的職業或者企業越支持拜登,如軟體工程師,律師等,越是靠近政府分配環節的越支持拜登,比如教授,普通中學老師,聯邦各機構僱員等。越是靠自己自食其力的支持特朗普,無論是做小生意還是出賣勞力。
 
2020年是藍領和白領的分裂,是支持全球化和反全球化的分裂,是精英和普通人的分裂,是美國究竟應該走哪一條路的分裂,是蛋糕應該怎麼分的分裂。彭博社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