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如此在意洞察國家層面改革金融資本市場的決心?
在討論制定2021年的投資計劃時,私密圈的朋友們有個基本共識,就是2021年全球可能迎來「緊信用」的貨幣環境,而且我國可能更緊。後面行情若希望繼續超預期,只能寄希望于居民資產配置更多流向資本市場、海外資金更多流入人民幣資產(靠企業業績增長基本不可能,靠海外市場繼續引領也很難)。但這顯然需要國家層面的大力支持,必須加快掃除資金進入資本市場的制度障礙,操作層面鼓勵資金進入資本市場,而不是俠義的把資本市場理解為錢生錢的虛擬市場。
這次重視浦東三十周年慶典,上交所三十周年慶典,我們是希望從中感受到高層對我國發展資本市場超預期的決心,看的不是簡單的主題炒作,更不是地域炒作。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