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賣空型投資者是什麼意思?】@出版人傅興文

先談一個金融常識:
金融的本質是資本的融通,而不僅僅是錢的移動。
資本與金錢的區別在於,資本可以創造利潤。或者說資本可以增值。
金融交易本身創造的價值,只是金融服務的價值,而這些價值包含在資本總量之中,資本本身並沒有通過金融交易增值。
也就是說,單純的金融交易,只能讓金錢從一個人的口袋,轉到另一個人的口袋、金錢的總量並沒有變化。
總之,資本只有投資進入生產過程(生產+流通+服務)才能增值。
再回到問題本身,昨天在回復《股票做空是個什麼概念?》中提到,其實買長的風險是有限的,股票價位大不了跌到底。像我當時用二萬美元買賣股票,哪怕全部輸光,也就是二萬美元而已;而賣短的話,你們想吧,股票上漲的價位理論上說是無限的,那賣短所虧的錢不也是無限的么?比在賭場賭博都兇險。
……
在金融市場上, 「對早了 」 也是錯。
下面談談我另一老友更大的案例吧。
大江是我的好朋友,也是留美學生出身,在華爾街的華人中出類拔萃,多年前成了美林證券一個基金經理的第一助手。他們2007年底開始力主做空股市,結果避免了金融海嘯中的虧損,成為2008年美林基金中為數不多的幾個賺錢的基金之一。
於是2009年初,大江被瑞士信貸(我的老東家之一,全球五大財團之一)高薪挖角,出任一個美國股市基金的經理,是當時華爾街基金經理中唯一一個來自國內的中國人。那時的大江躊躇滿志、信心滿滿,一天還非常正式地邀我加盟,而我當時已有意從華爾街一線退下,轉入華爾街二線,因開始將業餘時的主要精力投入到「碼字兒」的「事業」上,便婉拒了他的好意。
2009年初,華爾街五大投資銀行幾乎全軍覆沒,貝爾斯登和雷曼兄弟徹底倒閉;百年老店通用、福特和克來斯勒這三大車廠,也相繼在金融海嘯中倒下。當時看來,無論金融系統還是傳統產業,一切都好像走到了盡頭。美國股市自然跌跌不休。
大江新官上任,他分析完市場狀況,便立刻端出拿手好戲——做空。我也覺得不錯。那時候的市場實在是看不出有任何希望,誰會指望股市在短期內回升。道瓊斯指數徘徊在9000點上下,似乎隨時都會跌破8000、7000,甚至6000點。
果然不出所料,頭兩個月股市毫無懸念的一路下跌,不久道瓊斯便跌破了8000點、7000點,正義無反顧地向6000點挺進。那兩個月大江管理的基金紙面上利潤逆市而上,每次和他通話,他都顯得非常得意。
不料3月初,一個像往常一樣蕭條的一天,股票突然回升了。那天根本沒有什麼特別利好的消息,股市回升的現象顯得非常詭異。我感覺不對勁兒,立刻去電讓大江小心。他說沒事兒,「不是正好給我一個高位放空的機會嘛」,他繼續加倉。
幾天過去了,市場絲毫沒有回調的跡象,股市依然上升。我再去電話,提醒他是否該見好就收了,平掉空倉,將紙面上賺的上億美元「袋袋平安」。他笑道:「你太謹慎了。你看看美國失業率依然在上升,房市依然在下跌,各行各業都不景氣。這幾天的股市肯定有人在做市,別理他們。」
他說得不無道理,與我的想法一樣,股市是經濟的晴雨表,的確沒有上升的理由。但我覺得股市背後好像另有一隻手,就像當年的點COM時代,那些個網路公司有哪家真正賺了錢,可它們的股票不照樣一路上升,我的朋友戴維不就是做空吃了大虧嗎。
5月初,道瓊斯回到8000點以上,進一步上漲的勢頭顯現了。我再次提醒大江,市場有時不顧常理,不然怎麼會有一次次的泡沫?!
但那時大江的情緒已經有點兒失控了,他一個勁兒地說,「不可能,絕對不可能!肯定就要回跌的,我要堅持住!」
聽到這兒,我感覺大江有點兒賭徒的口吻了,非常情緒化。不便再勸下去,只為他捏一把汗。接下來大家都還記憶猶新吧。美國股市一路上升,6個月後就反彈到了9000點,不久更突破了10000點。
再後來大家都知道了,不多說了……
接下來一段日子,大江好似人間蒸發了一般,聯繫不上。幾個月後的一天,好久沒有聯繫的大江突然來電話,「Steven(我的英文名)啊,如果當初聽你一句話就好了。我做空大虧了,我的基金凈虧了2、3億美元,已經離開瑞信、離開華爾街了……」
這個電話是我預料中的,說了幾句安慰他的話,但顯得有些多餘,已經於事無補了。
放下電話,我突然想起了投機大師利沃莫爾公認的名言:「經驗告訴我,與我所稱的明顯的群眾性趨勢作對是不明智的。」從當年的戴維、到今天的大江,明天的……點到為止吧。

總之,金融本來很簡單,是華爾街人為地將其弄得複雜無比。正好《看懂金融的第一本書》《美國生活經濟學》新鮮出爐,在裏面談到的期權、期貨、掉期交易,以及什麼次貸次債、ABS、MBS、CDO、CDS等等金融衍生品中,你們會感覺到的。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