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公開報道,截至2019年末貴州全省政府債務餘額9673.38億元(一般債務5945.73億元、專項債務3727.65億元)。債務規模僅次於江蘇省、山東省、浙江省、廣東省、四川省和湖南省,位列全國第 7,高於平均水平。從狹義的經調整債務率(發債城投有息債務/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來看: 全國狹義債務率超過 400%的省份有 12 個,其中貴州省高達 724.9%,位居全國首位。貴州省債務率超過 700%的地級市有 5 個,其中安順市債務率為 891.27%,在各地級市中排名第一,債務壓力最大,遵義市(878.21%)、六盤水市(850.46%)、貴陽市(802.80%)和黔東南(754.25%)。另外截至2019年末還有城投債餘額2299.5億元。
看貴州省的負債情況,又划轉4%的股權,試圖減負不驚訝。之前轉給國資運營公司的4%,三季度和四季度國資運營公司一共減持了3.32%,目前還剩0.68%。這次轉讓后,國資運營公司持有股份4.68%」。
記得上一次去貴州時,一個在國資系統工作的朋友說他們很擔心賣不出去,我說不要擔心這個,賣很容易,但你們賣出去了有可能有一天會成為貴州人民的罪人。8%都減持完拿回來約二千億,短期確實可以降低負債率,但這相當於把下金蛋的一群雞捉出來殺了一隻。如果能解決價格雙軌制,2025年出廠價按3200元/瓶估算,加上非標酒,2025年預計凈利潤1500億元。如果按30倍PE,能達到4.5萬億市值,如低利率環境,不排除保持40倍甚至更高PE,能達6萬億市值以上。如果不減持,提高分紅率到90%,每年的分紅款其實也可以解決不少問題。當然,立足短期目標還是長遠利益,對領導者也是挑戰。好公司的股權是稀缺資源,王冠上明珠一般的企業更如此,應該珍惜!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