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美國媒體整天黑特朗普,特朗普為什麼不封了這些搗亂的媒體?】@出版人傅興文

注意到本問題下面已經有了近600個(其中不乏非常專業的)答覆了,正好剛讀到「顧衡好書榜」的《美國媒體為什麼成了反智推手?》一文,談得非常好,那就借用其中部分內容來回應這個問題吧。

為何川普這幾年來,不斷怒斥美國好些主流媒體是fake news? 為什麼美國媒體人作為專業人士,卻並不是反智主義的受害者,反而成了幫凶甚至主謀呢?我覺得有三個原因吧:

首先,雖然媒體人士和其他領域的專家都深受史特金定理的傷害,就是在互聯網垃圾信息的狂轟濫炸中,人們已經無法得到真相了。但是,其他領域的專家可以選擇閉嘴不說話,退到自己的專業小圈子裡。但是媒體人士明明知道是垃圾也必須撿來吃,沒有不吃的選項。
其次,專業人士,他如果有起碼的自律,那麼他面向公眾的時候就只談自己專業領域的問題。
比如揚振寧只談高能物理,他不會說「我認為最近央行量化寬鬆的力度還不夠」;經濟學家就談經濟,周其仁不會說「我覺得這一期的歌手評比有問題」。
但媒體人士的特點是啥啥都知道點兒,哪方面都不精。關於這些半瓶醋知識,尼科爾斯說:「從表面看,這看上去像知識,讓人們誤以為自己知道了什麼,其實還不如什麼都不知道呢。」
這就導致了一個嚴重的問題,就是專家們知道如何在自己的專業領域里一眼識破所謂證實性偏見。
證實性偏見,就是你先有個先入為主的偏見,比如北京計程車司機愛吹牛,上海男人小氣,成都男人怕老婆,都是「趴耳朵」等等。你每見到一個這樣的,就都是一次強化,但是不符合的呢?你一個都記不住。

美國媒體人士的問題是,他們一點零星的了解足以讓他們形成先入為主的立場,卻又不具備抵抗證實性偏見的專業素養。導致了他們的報道幾乎總是立場先行的。所以不奇怪的是, 2012年皮尤調查顯示,2/3的美國人認為新聞機構大體上「常常是不準確的」。這說的是能力問題。

再回到問題本身,特朗普為什麼不封了這些搗亂的媒體?請回顧一下「沙利文案」及其影響即可……點到為止吧。

最後,再順便打個小廣告,《看懂貨幣的第一本書》《美國生活經濟學》新鮮出爐,謝謝關注!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