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有人說美國反智根源是快樂教育,對此你怎麼看?對中國有影響嗎?】@出版人傅興文

謝邀!

注意到本問題下面已經有了近60個(其中不乏非常專業的)答覆了,正好剛讀到「顧衡好書榜」的《為什麼大學教育變質了?》一文,談得非常好,那就借用其中部分內容來回應這個問題吧。

我給你帶來的是美國海戰學院的國家安全事務教授托馬斯·尼科爾斯的《專家之死——反智主義的盛行及其影響》。在這本書中,尼科爾斯討論了這麼個問題,就是在今天的美國,普通民眾對專家普遍抱有一種憎恨的態度。他們該死,他們是錯的,就因為他們是專家。

尼科爾斯在書中說,「美國這個國家,現在沉浸在對無知的崇拜之中。無知並不是問題,但是以無知為榮、以無知洋洋自得,甚至以把無知當作美德,這才是真正的問題。」

面對民眾的這種洋洋自得,專家們普遍採取了退縮的態度。

今天,患者在指揮醫生開藥。「大夫,給我打幾個吊瓶吧」,醫生說「好好好」。雖然醫生心裏知道,感冒,抗生素不僅毫無用處,而且濫用抗生素會有很大的隱患。

今天,家長在指導老師怎麼教育孩子。「老師,你沒聽說過皮格馬利翁效應嗎?我們家壯壯說2×3=8,你也得誇他真聰明,一天至少三次,聽見沒?!」老師說,「聽見了聽見了,壯壯媽您放心。壯壯寫等於8,那我就誇他8次。」……

那麼,是不是資訊發達了,教育普及了,現在普羅大眾都變聰明了,所以專家死了呢?正相反,皮尤調查顯示,就公共政治話題而言,相比於50年前,美國人反而更無知了。

竟然有50%的美國人認為黛安娜王妃是死於一場陰謀;1/10的美國人以為美國政府每年都拿出預算的一大半去援助外國了(真實比例只有0.75%)。俄國吞併克里米亞后,在街頭上攔著美國人問他們啥態度,主張武力干涉的,讓他們在地圖上指出烏克蘭在哪兒,平均偏差達到2880公里,比北京到阿富汗喀布爾的距離還遠。

美國人民是怎麼在無知中膨脹,又在膨脹中變得更加無知的呢?尼科爾斯給出的第一個答案是:大學教育。

尼科爾斯說,以前能上大學的,要麼來自精英階層,也就是父母是精英;要麼自己是精英,也就是雖然出身底層,但智力上出類拔萃,憑本事擠進了大學門檻。但是現在,美國高等教育成了個買賣。阿貓阿狗的,只要掏得起學費就都能上大學。沒錢的呢?沒錢政府還給辦助學貸款。

按說,如果只是擴招,別的都不變,那倒也問題不大。但是,當美國大學教育成了一樁買賣之後,大學的宗旨就不再是培養學生的批判性思維和複雜的推理能力,而是跟別的買賣一樣——讓客戶滿意。那麼,怎麼才能讓學生們滿意呢?帶獨立衛浴的宿舍、琳琅滿目的食堂、花樣百出的課外活動和更重要的——越來越低的學業要求。

因為學生成了上帝,所以如果老師給個C甚至D,那就是你老師的水平問題。更糟糕的是,為了增加「客戶滿意度」,學校還普遍採取了讓學生給老師打分的制度。如果老師對學生嚴厲,那還有命在?!所以,那些助教、沒拿到終身教職的教授,都跟三孫子似的。學生們寫評語的口氣簡直就像是在KTV里挑陪酒小姐的客人,「該減減肥了」「怎麼襯衫老是皺巴巴的?」老師們也只能忍氣吞聲。

先談到這兒,將在回復《美國TOP30之後的大學都很差,為什麼那麼多人在吹美國院校呢?( http://t.cn/A65eRTen )》中接著談……點到為止吧。

最後,順便打個小廣告,《美國生活經濟學》新鮮出爐,謝謝關注!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