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美國TOP30之後的大學都很差,為什麼那麼多人在吹美國院校呢?】@出版人傅興文

謝邀!

首先要說的是,問題本身太誇張了,好似偽命題一般。美國有三四千所正規大學,聯合國的經濟指數調查中將美國的教育水準列為世界第一,至少頭部2、300所大學更是世界一流的,特別是自然科學類學科。

不過,在昨天回復《有人說美國反智根源是快樂教育,對此你怎麼看?對中國有影響嗎?( http://t.cn/A65eRWt9 )》中提到美國海戰學院的國家安全事務教授托馬斯·尼科爾斯的《專家之死——反智主義的盛行及其影響》,其中有對近年來美國教育的一些批評(請注意,批評美國最厲害的是美國人自己)。在最後還談到,因為學生成了上帝,所以如果老師給個C甚至D,那就是你老師的水平問題。更糟糕的是,為了增加「客戶滿意度」,學校還普遍採取了讓學生給老師打分的制度。如果老師對學生嚴厲,那還有命在?!所以,那些助教、沒拿到終身教職的教授,都跟三孫子似的。學生們寫評語的口氣簡直就像是在KTV里挑陪酒小姐的客人,「該減減肥了」「怎麼襯衫老是皺巴巴的?」老師們也只能忍氣吞聲。
在這樣的規則下,可想而知,以前只能給優秀學生的A,現在只要你不逃課,按時完成作業,那就是給足了老師面子,那就必須是大大的A。普通大學不說了,甚至哈佛,以前鳳毛麟角的全A,現在竟然成了最常見的學生評語。

再接著借用「顧衡好書榜」的《為什麼大學教育變質了?》(《專家之死——反智主義的盛行及其影響》書評)中部分內容來回應本問題吧。

美國大學提供的產品不再是教育,而是文憑。所以學生考得不好並不會責備自己上課時沒好好學,不夠努力,而是直接要求老師給改分數。交的學費一樣多,憑啥別人得A我只得個C?這在三十年前的大學(思進注:我恰好就是三十年前的留美學生),能想象嗎?
說到這裏咱們小結一下,就是美國大學擴招,高等教育變成一樁買賣,教育成果也就變質了,結果呢,學生不會因為接受教育而變得更聰明,反而整體上更愚蠢了。
咱們孔子早就說過,「唯上智與下愚不移」。以前高等教育只向上智開放,現在為了錢,下愚也進來了。為了讓下愚也能畢業,學術水準被犧牲也就成了必然。現在在大學里,能學到批判性思維嗎?不能!能學到複雜的推理能力嗎?不能!能學到如何冷靜評估幾種對立的思想嗎?不能!因為如果仍然以這些為教育目標的話,下愚們畢不了業,學校就賺不到錢了。
那麼,學校教什麼呢?你們是對的,你們怎麼都是對的!你們好可愛,你們好膩害(厲害)!這就是學校教給學生們的一切。所以,塔夫茨大學的教授丹·德雷茲內就說:「大學的目標就是用愚蠢的方式闡述愚蠢的觀點,然後通過與同學和教授的互動,知道自己有多蠢。」
因為教育成了一樁買賣,因為顧客永遠都是對的。這導致了一個嚴重的後果,就是好壞對錯的標準,不再由邏輯、事實和老師的學識來決定,而是由學生的好惡來決定。如今,老師們講課,比如社會學里涉及同性戀問題,比如歷史學涉及少數族裔,比如營養學涉及肥胖問題,老師都要在上課前給出提醒,可能會有「令XXX群體不快的內容哦」。如果你不做這個提醒,那就讓你吃不了兜著走。一堂課下來,跟蹚地雷似的,步步驚心。
但是,儘管老師們這麼小心,還是動不動就會出事兒。尼科爾斯在書里舉了這麼個例子。2015年萬聖節,一位舍監的妻子,她本人也是這所大學的老師。她說:「如果少數族裔覺得有些萬聖節服裝冒犯了自己,可以選擇無視。」
就這麼一句政治不夠正確的話,讓整個校園都炸鍋了。學生們用髒話痛罵舍監,說:「你的職責是為學生們營造一個舒適的空間,一個家一樣的地方……你懂嗎?」舍監回答說「我不同意」。學生們就開始尖聲嘶吼,伴以更多的髒話:「那你為什麼要接受這個職位?誰雇了你?你應該辭職……」
先談到這兒,將在回復《中美教育最大的差別是什麼?( http://t.cn/A65FDEjO )》中接著談……點到為止吧。

最後,順便打個小廣告,《美國生活經濟學》新鮮出爐,也談到了這個問題,謝謝關注!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