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1年,我被爸媽送到紐約一間私立女子住宿學校,剛落腳,才發現新環境也好不到哪去,我一句英文也不會、功課差,沒有朋友,什麼都做不好,沒有退路,沒有人可以哭訴,更別說抱怨了。

每天晚上,躲在被窩裡含著淚入夢,多希望我是一個優秀、會唸書、功課好、不讓父母操心的孩子,只是隔天醒來,還陷在...全文: http://m.weibo.cn/2646163860/4560080860612526 ​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