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起當時創作《澀女郎》漫畫的情景,
那已經是二十多年前了,雖然當時我創作的《雙響炮》《醋溜族》都已經火了,但我對《澀女郎》的作品如同任何一部新作品般毫無把握,只是單純充滿了創作的慾望,直到一推出立馬獲得極大的成功才放下一顆心,
還記得當時有朋友勸我何必那麼辛苦,已經擁有《雙響炮》和《醋溜族》兩個lP就夠了,如同許多漫畫家一樣,一個作品火了就只延續出品續集就可以吃一輩子了,但我的想法卻不是那樣,只要我還擁有創作的沖動就會不斷的創作下去,因此後面才又有了《什麼事都在發生》《關於上班這件事》《絕對小孩》《大家都有病》等系列作品,而且我目前手頭仍有好幾個作品在創作中,未來是否會出版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滿足了我創作的慾望。
身為創作者常常覺得很不幸運,但也常常覺得很幸福,
不幸運是因為真的非常辛苦、孤單,而且是文創生態鏈的最底層,整個文創產業的源頭是創作者,但所得到的報償卻不成正比,
幸福的是能有機會創作表達自己的作品卻還能養家活口,
從事創作工作數十年,至今尚未對自己的工作做一個總結,也許也不打算做總結,總之只知道在這條路上依然和以前一樣,
用自己的速度慢慢地走下去。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