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小就不喜歡拍照,
每次被強迫照相,
我就會在按下快門的那一瞬間低頭,
家人都看著鏡頭哪裡會知道我已經低頭拍不到臉,
因為那個時候都是用昂貴的底片而不是數位相機,所以大家也就只好作罷不重拍,
所以我小時候的正面照片非常少,大部分都是低頭或頭偏一邊的,
不過倒也不錯,小時候照片少反而讓我覺得很珍貴,
長大之後照片更少,因為再也沒有人能強迫我拍照,後來幾乎都是因釆訪需要才拍照,拍的時候我還是和小時候一樣渾身不自在,甚至有時候聽到攝影師說:「笑一個」「你臉偏過來點」「手可不可以扶在桌上」等等的時候,我心中就有拔腿就跑或飛上前掄他一拳的衝動⋯⋯
疫情之後有了口罩,我突然覺得安全感十足,就像矇著臉的強盜般安心,要拍來呀,多拍幾張,沒問題,反正拍了也沒人看到我的臉,哈哈。

#我能擁有的就只有我#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