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認識一個女孩,她是一位空服員,
我們一共見了三次,第一次是朋友介紹時,第二次是陪一位記者去訪問她有關空服員工作上的趣事,第三次見面則是她到我的住處來,
從晚上十點開始和我聊天,嚴格說來她是找我聽她說話,一開始還她一句我一句的交談,最後她十句我一句,之後就如同成反比般的差距,只剩她一個人在說,我原本還一邊聽一邊點頭,最後我實在撐不住,眼皮如千斤重般張不開,她卻依然話興十足,而且完全忽略或沒注意到我的睡意,一直到清晨四點半她才開始臉色有些蒼白,那時她才準備打道回府,而且我看到她跨出大門的那一剎那,又恢復血色,好在我已說明天還有一堆稿子得交,否則她一定會說既然天都快亮了,我們就索性再聊一會兒然後一起去吃燒餅油條吧。
多年後得知她要結婚了,我相信以她未婚夫的堅忍,一定會有一段圓滿的幸福婚姻。

#以前認識一個女孩#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