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腦「垃圾站」暗藏帕金森線索:首次提出無創評估腦膜淋巴管引流作為早期診斷敏感指標】
「我咋老哆嗦,不是帕金森了吧?」

提起帕金森病,很多人會自然聯想到「手抖」「四肢不聽使喚」。雖然,這確實是該疾病典型癥狀,但出現這些癥狀的人卻不一定患帕金森病。

「運動遲緩譜中有六七種表型,帕金森病只是其中之一。由於目前缺乏有效的早期鑒別手段,診斷大多依賴臨床醫生的經驗,誤診率較高。」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主任醫師滕軍放告訴《中國科學報》。

滕軍放等人的研究發現,原發性帕金森病患者的腦膜淋巴管引流會出現受損,並首次提出無創評估相關引流功能的方法,以作為帕金森病早期診斷的敏感指標。該研究於1月19日在線發表于《自然—醫學》。論文信息:http://t.cn/A65Uymza

△ 檢測困難帶來誤診

帕金森病是一種常見的神經退行性疾病,臨床表現為運動遲緩、肢體的靜止性震顫、姿勢步態障礙、肌強直等,平均發病年齡在60歲左右,我國65歲以上人群患病率約為1.7%。

滕軍放介紹,臨床診療中很容易將原發性帕金森病與早期帕金森疊加綜合征,如多系統萎縮、進行性核上性麻痹等混淆。同時,還有部分患者精細動作減慢,癥狀輕微而難以診斷,因此會錯過早期干預機會。

據了解,原發性帕金森病的生存期約為15-20年,而帕金森疊加綜合症的生存期平均不足10年,二者用藥不同、患者對藥物的反應也有很大差異。

目前,公認的、具有診斷價值的檢測手段是正電子發射斷層掃描(PET)中的多巴轉運體顯像,醫生能藉助其評估紋狀體多巴胺末端功能。然而,該技術的缺點也較明顯,其特異度有限,難以分辨原發性帕金森病和帕金森疊加綜合征,同時具有一定的輻射損傷,費用也較昂貴。

有什麼方法可以安全、準確地對帕金森病進行診斷呢?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臨床專科醫生。

△ 失靈的「大腦垃圾處理站」

滕軍放的靈感來自於一次偶然。

2015年,美國弗吉尼亞大學研究團隊發現腦膜淋巴管存在於硬腦膜中。而此前的數十年中,大家普遍認為大腦是「免疫豁免區」,它與免疫系統之間缺乏直接聯繫。

這項研究引起了滕軍放的思考:大腦中的腦膜淋巴管在帕金森病這類神經退行性疾病中,是否也起了一定作用呢?

利用高分辨成像及動態增強磁共振(DCE-MRI)技術,研究人員發現,腦膜淋巴管扮演著「垃圾處理站」的角色,它源源不斷地清除著大腦中的廢物。與常人相比,原發性帕金森病患者的「垃圾處理站」出現失靈,其「清除速度」,即引流功能明顯減慢,這提示它可能存在一定程度的損傷。

為了進一步進行驗證,研究人員選擇了700多名帕金森綜合征及運動障礙相關疾病患者作為實驗組,300多名正常人作為對照組。同時,根據不同運動障礙疾病的診斷標準,他們又將實驗組細分為原發性帕金森病、多系統萎縮、路易體痴獃等幾種類型。

「我們發現,與其他組的患者相比,原發性帕金森病患者的『垃圾處理站』——腦膜淋巴管的引流排泄功能受損程度與其臨床癥狀的嚴重程度密切相關。」論文通訊作者之一、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副主任醫師王雪晶告訴記者。

△ 開拓帕金森病診斷新方向

王雪晶提到,這些結果表明通過DCE-MRI成像評估腦膜淋巴管引流及排泄功能,可能是診斷和鑒別原發性帕金森病的新指標。

這就意味著,腦膜淋巴管引流較慢的人,有更大可能發展為原發性帕金森病,反之更可能發展為帕金森疊加綜合征。後期對樣本進行的2-3年隨訪結果,證實了研究人員的這一發現。

在動物模型實驗中,王雪晶等人還發現,α-syn PFFs誘導的原發性帕金森病小鼠模型腦膜淋巴引流受損,受損機制可能與病理性α-syn沉積導致的腦膜炎症反應及腦膜淋巴管內皮細胞緊密連接缺失相關。

滕軍放說:「我們在世界範圍內首次用核磁共振的方法在活體上顯示出了腦膜淋巴管的引流,並進行了量化評估,可幫助臨床醫生在早期進行帕金森病的診斷。」

未參与該研究的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瑞金醫院神經內科主任醫師劉軍表示:「本研究提出的腦膜淋巴管引流功能無創、定量評估方法應用於臨床,將為神經系統疾病的診斷和評估開拓新的方向,對於帕金森病早期鑒別診斷具有較大價值,同時使我們對神經系統免疫異常參与帕金森病的機制有了新的認識。」

但要真正成為一種可行的診斷手段,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未來,我們計劃繼續擴大樣本量。有一部分患者處在前驅期,完全沒有任何運動障礙,但如果同時具有便秘、說夢話、嗅覺減退的癥狀,發展為帕金森病的幾率就很高。這些癥狀出現在運動遲緩的前10-15年,那麼,通過腦膜淋巴管的流速監測,或許可以判斷哪些人將患病,哪些人不患病。」滕軍放表示。

而且,對於神經免疫方面的疾病,是不是也能夠以此方法進行評估?這也是未來待研究的問題。
http://t.cn/A65Uymzo

LINE it!
回頁頂